非主流中文网 > 我以邪祟炼大丹 > 第三章 命案
    他眼皮陡然一颤,心里不由地划过了一缕狂喜。

    这是佛门至纯至刚的武学经义,是秘而不宣的基础心法,亦是当世仅存为数不多最为完美的锻体法门!

    是用银子也买不到的佛门密宗!

    他的目光慢慢后移,脸上笑容愈盛,突然间笑容僵住了。

    “为何只有半卷?”

    他仰起头,望向庄园深处。

    “先给半卷,待事情完成,再给半卷。”黑暗中声音沙哑。

    许是看出了池辰的心事,那声音继而道:“放心罢了,虽然只是半卷,但足够你练至气感境了。”

    ......

    待池辰走出庄园时,天边已经蒙蒙亮了。

    他微微凝神,一座炉火旺盛的青铜大炉出现在脑海中,寂静悬浮,底下是旺盛的炉火与源源不断供给的气血。

    在那大炉的一侧,悬浮着几排一动不动的小字。

    ......

    【姓名】:池辰

    【丹炉】:丁品三等

    【丹火】:锻骨境四品

    【炼丹进度】:灵慧丹(52%)(预计成丹需85天)

    ......

    一下子涨了10%?

    池辰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

    虽然寻个借口宰了那只老鬼,惹起了乱葬岗老鬼们的愤怒,后面在大伯那边也不好交代,但索性灵慧丹的炼丹进度一下子提了10%,还得了半卷《大力龙象经》,不可谓不惊喜!

    他相信,若是将乱葬岗的老鬼们清个干净,肯定能立马成丹!

    但是估计到家就会被大伯把腿给打断。

    想到了大伯严厉的面容絮絮叨叨的话语,池辰不由地一阵脑壳疼。

    一年以前他还在那个高度发达的世界喝着快乐水,吹着空调打着LOL,没想到一觉睡醒自己竟然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了这个古代世界。

    他意外地发现脑海里竟然有个莫名其妙的大炉子!

    这炉子吞噬气血产生阳火,竟是可以炼丹!

    甚至可以借此勾出一丝诛邪辟易的阳火!

    更重要的是,斩杀邪祟竟然可以加快炼丹进度!

    若非三个月前的筑基丹成,那一枚乌漆嘛黑的小药丸将自己的资质拔高到了逆天的程度,池辰一定认为自己是得了被害妄想症,竟然能幻想出脑子里会出丹药?

    原主的父亲是县里的捕快,两年前查案,被江洋大盗反杀,随后,母亲也郁郁而终......孤儿开局。

    随后自己就被大伯收养,嗯......被养在大伯家旁边的土胚房里,并非是大伯刻薄,而是大娘刻薄。

    前些日子,池辰被身为捕头的大伯安排进了衙门,自然活计都是最轻松最安全的,月给也比大伯少一点点。

    只是没想到因为偶尔刷炼丹进度的举动,被县里人传得越来越神,如今好好的一个捕快俨然都快成降妖除魔的大师了。

    身后薄雾朦胧,悄悄地将庄园身形掩盖,再回首时已是一个不高的小坟包。

    “搞不清楚这老鬼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池辰捏着手里的经卷,心里有些纳闷,但随即甩到身后去了。

    随后他匆忙离开乱坟岗,顺着小路回到了西林县里。

    回到家时,天边已经大亮,还未等他在屋子里歇会,大门已经被大伯池明桑拍响了。

    “辰儿,快开门!我看到你回来了!”

    “大伯你怎么知道我昨晚出去了?”池辰打开门,汕汕地望着池明桑。

    大伯池明桑是个面容严厉不苟言笑的中年人,与池辰有些相似。

    此刻他严肃的盯着池辰,道:“昨天晚上我来寻你,敲了半天没人开门,我便知道你又出去了。跟你说过多少次,现在县里面事情复杂,不像以前可以任你妄为,那些个死了的武者还少么?哪个不比你厉害!?就你身上这二两肉,万一去给那些邪祟打了牙祭,我又怎么和你死去的爹交代?”

    眼瞅着大伯池明桑又开始了喋喋不休的训斥,池辰连忙岔开了话题,一脸严肃:“昨天晚上过来寻我?是不是又出命案了!?”

    池明桑冷哼了一声,道:“昨天晚上又死了一个,是县里面的富绅,那个城西那边的李老爷。”

    池辰顿时愕然:“就那个肥头大耳的李老爷?不是听说他请了一位气感境的武者寸步不离地跟着么?怎么又死了?”

    “就连那位气感境的武者,也是一齐死了,死相与老周老刘一模一样。”池明桑微微摇头。

    难道真的被乱葬岗的老鬼说中了?老周老刘的死只是个开始?

    这一切只是为了以鬼炼鬼?

    池辰略微失神,有点发愣。

    可是就连气感境的武者也一并丧命,这事情有点危险啊!

    不知为何,他冥冥中嗅到一股危险的错觉。

    “算了,我也懒得跟你说那么多了,反正你自己把握好,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可别让我白发人送了黑发人。”池明桑意兴阑珊地挥了挥手。

    “你换好衣服,跟我一齐走趟李府,昨晚李老爷被害,李老爷和那气感境武者的凶案现场都还保存完好,我们且去好好调查一下线索,争取尽早破了此案。”

    池辰脚步没动,嘴巴嗫嚅了一下,没说出声。

    池明桑不由地诧异地看了眼他,好像看穿了他的心思,笑道:“你便放心就是了,今天下午歇空了我便找县令大人讨一份道门符诏,定然不会让此事再涉及无辜之人!”

    池辰并不准备把老鬼所说的话说给池明桑听。

    池明桑为人公正,刚正不阿,虽然只是一个小小捕头,但却深受县里捕快们的信任。

    难保自己的话会被他如实上告。

    在这个大乾王朝,皇帝沉迷修仙长生,道门被尊为万教之首,奉为国教。在这个众大臣群谏道门霍乱苍生的岁月,任何诋毁道门的语言都会挑拨起这些言臣最敏锐的神经。

    若是那些大臣们听闻有位擅长道门法术的黑袍人在这西林县修习以鬼炼鬼的邪术,定然又会成为攻伐道门的把柄,引起朝廷动荡。

    什么朝廷动荡池辰懒得管,可遭殃的却是下面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