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以邪祟炼大丹 > 第二章 斩鬼
    不对!

    这不是纸人送亲!

    而是纸人送葬!

    池辰脸色微变,终于发现了整件事情的端倪。

    先是用紧随的异样步伐,意在弱我心智骇我胆魄!

    再用女人跳河,想诱我入河,将我溺毙!

    此前种种计谋不成,又用这棺材诱我入瓮,后面定然是乘机将我谋害掉!

    甚是完美的计谋!

    “装神弄鬼!”

    想通所有过程的池辰,突然发出一声冷笑,浑身一震,竟是全身陡然燃起一道红色火焰。

    棺材里的黑暗瞬间被彻底驱离,如生机勃勃的朝阳东日,一下子跳出黑暗,艳阳高照!

    只是这红色火焰只是维持在体表周围,却没有将棺材彻底点燃。

    池辰目光灼灼,如神祇降世,周身火焰如同披着一身火焰战甲,在这狭窄之处勉强拿起短刀。

    这短刀周身包裹着火焰,在这上面狠狠一斩!

    蓬!

    棺材突然炸开,细碎的木屑纷纷扬扬地洒落遍地。

    漫天灰尘之中,池辰举目望去,四周隐隐绰绰的薄雾,枯木林立,在些许枯木之上,竟是一排排黑乌鸦瞪着一对血红眼睛目光森然地注视着他。

    这是......腐鸦?

    池辰不由地脸色微动。

    他听老捕头说过,这些黑乌鸦食腐为生,半生半死,虽然极少攻击人,但因为生活在乱葬岗,其意不祥。

    不过片刻功夫,就到了乱葬岗?

    底下的诸多纸人轿夫恍若未觉,抬着轿子继续走着。

    “哼!我倒要看你这东西要搞什么鬼!”

    池辰冷哼一声,并未跳下轿子,而是大马金刀地跨坐其上,面容警惕地打量着四周。

    至今未见正主,他心中不由升起一缕疑窦。

    不多时,队伍浩浩荡荡的前进,前方薄雾就像是被一只手拨开一般,随风飘散。

    在这枯木林立的阴森之中,竟然屹立着一座古生古色的庄园,亭台楼阁,流水小榭,俨然一副世外桃源地主绅士的造样。

    只是那门口高挂着的两对灯笼燃起幽绿色的光芒,莫名地恐怖。

    见到此景,池辰也是露出了意外之色。

    这乱坟岗方圆两里都没有人家住的,怎么可能会有这么一个诡异的庄园?

    队伍进入庄园,终于停在了庄园中央,几个轿夫呆呆站在原地,没了任何动作。

    “到了?”

    池辰四处张望,眼瞅着没人出来,突然冷笑道:“你这鬼东西,我劝你赶快出来,否则别怪我刀下无情,烧了你这阴宅!”

    漆黑的夜中终于有了动静,只听窸窸窣窣的声响随之响起,庄园深处走出了一个脸色惨白拄着拐杖的老人。

    “公子想必便是西林城声名远播的捕快池辰了?”

    “便是我了。”池辰周身包裹火焰,扛刀于肩,上下打量着老人,问道:“你是在县里作祟的邪祟?”

    “公子当真高看老身了。”老人听闻此言,脸色大惊,连忙道:“老身虽然已死两百多年,但这么些年来可并未做过什么坏事,那作祟县里的可不是老身!”

    “不是你,那是何人?”

    提及此言,老人好像想起了什么恐惧的事情,忍不住浑身一个哆嗦,苦笑道:“这也是此次老身寻你过来的原因,还请大人救救这乱坟岗百鬼!”

    说到最后,老人竟跪了下来,抚泪痛哭起来。

    “救救?此话何意?”池辰神色微动。

    “就在三日前,一个黑袍人突然出现在这乱坟岗,大肆抓捕此地阴鬼,还说要以鬼炼鬼,我们这些老鬼抗击不了,四散逃离,如今此地阴鬼已经被抓了十之七八了!”

    “若老身没有猜错,昨夜县里两位更夫的死,定然是与此有关!”

    “以鬼炼鬼?”

    池辰不由地皱起了眉头。只是听着名字,就觉得不是什么好东西!

    老人点了点头,道:“此人施展的是极纯正宏大的道门法术,功力极深,纵然是我们乱葬岗百鬼夜行也不是他的对手!”

    “你想要我怎么做?”池辰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老人面容一喜,当即道:“自然是将这修邪法的黑袍人捉拿归案!”

    “而且老身若没猜错,那两位更夫的死只是开始,若要以鬼炼鬼,是需要大量的鲜血与哀嚎供给的,后面定然还会有更多的命案发生!”

    “哦?”

    池辰低笑一声,忽而身上烈火暴涨开来,一道刀光如九天银河悬挂下来的匹练,裹挟着迅猛无比的速度,在老人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狠狠斩下!

    “啊!”

    “你干什么!”

    空气中陡然响起了老人的惨叫声,他的身躯被彻底斩为两半。

    老人张了张嘴巴,却没有任何声音发出,他的脸上布满了恐惧与痛苦,眼睛死死瞪着池辰,眼眸深处的是阴毒至极的冰冷。

    烈火一触及老人的身躯就好似遇到了猛油一般,迅速燃烧,传荡开来,发出了滋滋的声音。

    不一会儿,老人彻底烧完,不留下任何灰烬。

    “你说你不曾害人,我便信了?”

    池辰嗤笑道:“阴气如此浓重,隐隐透露着一股怨气,明显就是偶尔害人恣意妄为的孽物!”

    他扭过头,望向黑暗噬人流露出阴森冷意的庄园深处:“里面的那个!亲自与我谈吧!”

    “桀桀……”

    黑暗中突然响起了一道怪异沙哑的笑声。“公子果真目光如炬,果然看出了老鬼的跟脚。事情经过已如方才那老鬼所说,还请公子自行定夺吧。”

    “万一哪日那黑袍人又来寻我们麻烦,我们这些已死之人魂飞魄散倒是没有什么关系,只是那县里的人恐怕就不好过了。”

    “与其如此,不若我现在将这乱坟岗清了个干净!”池辰紧握短刀,杀气腾腾。

    黑暗中的声音连忙再次响起:“让我们魂飞魄散是简单,可是没了我们,这乱坟岗可就出了乱子。”

    之前便听大伯说过,这乱坟岗位置特殊,滋养了一大批法外无度的老鬼,幸而这些老鬼受到了限制,并不能脱离乱坟岗,这才没有导致什么大案。

    现在想想,既然滋养了这样一批老鬼,县里为什么不找道门驱邪镇妖?

    就算这群老鬼难对付,但以衙门的手段,绝非难以处理!

    这本身就是极怪异之处!

    衙门对乱坟岗的态度有问题!

    念及此处,池辰脸色微动,问道:“会有什么乱子?”

    “不可说!”那沙哑声音再次道:“就算是衙门,都不敢随意打杀我们,今日蒙老鬼的事情就此揭过,但是还请你记住今日的约定,此处有小小一点报酬,聊表谢意。”

    说话间,一个物件骨碌碌地从那庄园深处滚了出来,滚到了池辰脚边戛然而止。

    是一卷经文,有图像有文字,极尽详细。

    借助微弱的月光,他看到了这卷经文上那一行小字。

    《大力龙象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