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以邪祟炼大丹 > 第一章 诡事
    三月十五,

    宜安葬入灶,忌出行。

    是夜,极深。

    长街上一片昏暗,明亮月色被浓厚阴云死死压住,没有一丝光亮。

    在这深夜长街上,一团柔和的光芒隐隐出现,伴随着渐行渐近的脚步声,池辰提着灯笼缓缓走了出来。

    他身穿素衣,面容普通,此刻提着灯笼,行走在这寂深幽冷的巷里,没有任何的惶急不安。

    突然间,他骤然停步。

    咔嚓......咔嚓......

    持续的步伐声从后面传来,声音细微,然而在这寂静的夜里不知放大了多少倍,格外清晰。

    察觉到了池辰停步,那声音下一刻戛然而止。

    先前这脚步声与池辰的脚步声重叠,完全听不出来,现在池辰突然停步,竟是听得格外真切。

    池辰眉头微挑,打着灯笼往后照了一下,一片混沌不见尽头的街巷,如同一张充斥着黑暗的无尽大口,完全看不到有什么身影。

    安静、异常的安静,似乎连风都屏住了呼吸。

    “歪!”

    他歪着头,小声说道:“有人吗?”

    “要打劫去别处,我会功夫的,绝对能把你打得满地找牙那种......”

    幽深的巷口格外寂静,没有任何动静,仿佛那脚步声凭空消失,方才那诡异的一切都是幻觉一般。

    池辰等了片刻,确定后面再无动静时,终于再次迈步走了起来。

    “呜呜呜......”

    他行过街口,转身上了一座流水小桥,忽然耳边响起了悲惨凄切的女人哭声。

    如此夜里响起的哭声,让人不由地毛骨悚然。

    他顿时停下了脚步,微微侧目,脸色并没有任何变化。

    在灯笼光芒所能照射到的尽头处,看到了一团黑影正蜷在那里,声音赫然就是传自那里!

    她披头散发看不清面容,身着一身白衣,蹲在河边的岸沿上。

    纵然灯光照射过去,她还是自顾自哭着,没有任何变化。

    “喂!”

    他站在桥边,手上的灯笼往旁边送了送,脚步不动,眯着眼睛询问道:“你是谁?在这里哭甚?”

    那道身影闻声顿时一颤,伴着呜呜的哭声,竟然缓缓站起身子,散乱的长发飘摇开来,紧接着纵身一跃。

    扑通!

    水花溅得老高!

    她竟然跳进了河里!

    灯光照在河面,只见上面波光粼粼的水纹迅速震荡开来,女人竟然没有任何挣扎地沉了下去,河面上如丝般的头发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失。

    池辰看着水面渐渐恢复平静,面容冷漠,许久之后轻声道:“并非我不救你,实在是我不会游泳。”

    “如果下去了,我们两个都得死。”

    池辰再次迈步,过了桥,不知到了何处,黄色纸钱纷纷摇摇地洒落了下来,如漫天雪花一般,伴着夜晚冷冽的寒风,吹得到处都是!

    脚步再次驻停,他微微扭头,侧目看向一旁的店铺。

    白帆鼓动,上面写着五个大字。

    朱氏棺材铺。

    肯定又是老朱的纸钱没压好,吹得满地都是纸钱。

    池辰摇了摇头。

    也就是我,如果换做其他人,肯定早就吓尿了。

    这吹得遍地都是,多影响市容啊。

    虽然古代没有市容这么一说,但城市建设的心大家可都是有的!

    看来最近要给老朱长点教训了。

    池辰还未想多,目光突然似有所感地望了过去,脸上不由浮现了一缕意外。

    在那飘飘扬扬漫天纸钱之后,一伙脸色如刷了一层白漆般惨白的轿夫不知何时悄然出现,悄无声息地抬着一架白色轿子缓缓走来。

    这是......送亲?

    池辰的脸上不由出现了几分愕然。

    不单单是因为那轿夫抬轿悄无声息,更是因为那轿子上的大白花还有那轿夫身上的衣物,若是全部染成红色,再加个唢呐笙箫的乐人,活脱脱就是一整队送亲队伍!

    如此深夜,白色的送亲队伍?

    让人不由地心底发毛。

    池辰却好像少了根神经一般,从怀里摸出一块令牌,大喊道:“前方何人!难道不知道现在宵禁了吗?”

    轿夫们面容呆滞,好像没听到般没有任何停滞,依旧抬着轿缓缓走来。

    “无视大乾律法!按律当斩!”

    池辰冷笑一声,只听“咻”得一声脆响,竟是从灯笼把手里抽出一柄短刃。

    几乎是池辰拔刀出鞘的一瞬间,轿夫们同时停下脚步,蓦然转目,毫无感情的眼睛盯上了他。

    无论是何人,被这七八双毫无感情的眼睛死死盯着,也不由地有股寒气从尾骨缓缓升腾起来。

    池辰却怡然不惧,冷哼一声,一甩手边的灯笼,脚下动作越来越快,两步并作一步,突然间一跃而起。

    咔嚓!

    只听一声脆响,恍若一颗流星划过,最前面的一个轿夫从上而下彻底劈开,分为两半倒在了地上。

    竟没有一滴血溅出!

    再去看那被砍为两半的尸体,不知何时竟然变化成了纸人!

    “我一眼就看出来你不是人!”

    池辰冷笑一声,顺手回砍,把另一只旁边冷漠注视着自己的轿夫拦腰斩断。

    又是一具纸人!

    纸人轿夫,白色送亲!

    池辰彻底无视周边剩下正诡异盯着自己的轿夫,目光落到了那白轿子里。

    那里帘布没有任何晃动,帘布所没有遮蔽的缝隙中充斥着黑暗,有种莫名的渗人感。

    “就是你了?”池辰扛着短刀,死死盯着轿子的幕帘,嘴角掀起一抹嘲讽的笑容。

    “杀了老周老刘的就是你么?”

    “哦!对了,你这鬼东西一定不知道老周老刘是谁。”

    “就是昨天晚上巡夜的两位更夫,那两个老鳏夫!”

    .....

    轿子里没有动静。

    轿夫也没有任何动静,只是面无感情地盯着他。

    一时间空气凝滞,好像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氛围中。

    “不回话?”

    池辰眯着眼睛,冷笑道:“不回话就休怪我不留情面了。”

    话音刚落,他突然脚步一蹬,脚底下的青石板嘎吱一声骤然爆裂开来,整个人如同炮弹般射出,化作一道黑影冲进轿子里面。

    方一进入,满目漆黑,随后就是透骨的阴寒从四面八方袭来,还未等他反应过来,轿子陡然倒置过来,只听扑腾一声,竟是封住了后路!

    伸手一摸,上下左右好像都被封得死死的!

    如此一来,他感觉自己好像躺在这轿子里,被那些纸人轿夫抬着前行。

    更关键的是,从外面看这轿子颇为宽大,应该是能容两三个人,可此刻呆在里面,却极为狭窄,他躺在里面,就连翻个身就极为困难

    这种感觉,就好像......棺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