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洪荒之昊天天帝 > 第244章 王莽的爱情
    天庭,凌霄宝殿中,

    “来人!去唤太白金星前来!”昊天叫到。

    “是!”

    “陛下!”太白金星道。

    “朕有一事,要你去完成!”昊天道。

    “陛下请讲!”

    “你派文曲星君,转生汉朝一名为刘秀之人!”昊天道。

    “遵旨!”

    ............

    神州大地,大汉都城长安皇宫之中,长乐宫殿前广场上,漫天彩旗飘扬,带甲士之士威武霸气,

    “莽儿!你可考虑清楚了?”王政君看向一旁的王莽,“真的就不在思考思考?眼前的这些都是良家!姑母可是特意给你选的!”

    “姑母!侄儿还没有想成家的想法!”王莽一脸平静。

    “好吧!”王政君叹了口气。

    ....

    长安大街上,一辆众人簇拥的马车中,

    “王爷!今天太后给您挑选良妻,为什么拒绝呢?”小翠问道。

    “我的志向还未达成!怎么要考虑私人之事呢?”王莽道。

    “王爷一直谈志向!都谈了这么长时间了!连自己的终身大事都不考虑!你可是急死我了!”小翠一脸气愤道。

    “怎么!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让我给你找主母?”王莽嘴上一笑。

    “哼!”

    “吁!”一阵马嘶吼声传来,马车急忙一个急刹车停下。

    王莽拉着小翠连忙稳住了身形,拉开马车的窗户,“怎么了?”王莽问道。

    “前面有一女子突然冲出,!”一旁的侍卫道。

    “嗯?”王莽眉头一皱,起身向马车外走去,一下车架,便看到了地上坐着的女子,王莽只见其身着一件鹅黄色衣裙,身材阿娜多姿,其容貌美而不艳,丽而不俗,便动了恻隐之心,

    “姑娘!你没事吧!”王莽问道。

    “无事!”那女子缓缓起身摇了摇头,拍了拍衣服,就要离开。

    王莽见其起身走路一瘸一拐,就开口道,

    “姑娘!我看你腿脚受伤!走路不便,不如先带你去就医,然后你在过去!”

    “多谢!”那女子感觉自己行动不便,也不矫情,便应答了下来。

    随后王莽走上前来,也不顾哪女子身上脏乱,直接懒腰抱起,便上了马车。

    新显王府中,

    “这个姑娘只是略微的受了些皮外伤!安养几天便可!”大夫道。

    “有劳大夫了!”王莽递过一定银子。

    “多谢王爷!”

    等到大夫走后,王莽来到床榻旁边,看着眼前的那个女子,

    “敢问姑娘芳名?”王莽道。

    “妾身性班!”那女子道。

    “班姑娘好生休养!等伤罢!再送你回去!”王莽道。

    “多谢王爷!”

    时间一晃而过,转眼便是半月,王莽每日都来看看那女子,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自己一见到她,便有种莫名的感觉,这是王莽来到这个世界这么多年,唯一对一名女子有感觉,但就是不知道她是哪家的良家,于是王莽便有了些许念头。

    这天,王莽如往常来看女子,但是进了门,却发现那女子早已不见踪影,只有空气中阵阵的清香弥留在房间中。

    “哎!”王莽环顾一圈,摇了摇头,叹气一声,或是感叹美妙的时光就这般消失了,之后便走了出去,关上了房门。

    也许是上天的安排,在一次见到那女子之时,是在皇宫之中,正是汉成帝选美的时候,王莽与那女子擦肩而过,等走过之后,王莽回头一看,又或者是命运使然,那女子也瞟了眼王莽。

    “封班况之女为婕妤!”

    “臣女谢过皇恩!”班婕妤顿首行礼道。

    坐在席间的王莽目光向着那道女声看去,突然瞳孔一缩,身体一僵,目光久久没有转移,

    “那女子便是班婕妤吗?”这是王莽心中的想法。

    班婕妤随着宫人离开,王莽死死的盯着那道身影,或是感觉有人看着自己,班婕妤回过头来,见到王莽,脸上微微一笑,便走了。

    “姑母!侄儿略感不适!先行告退!”王莽心中一顿,连忙朝着王政君说道。

    “莽儿若有不适!便先下去吧!”王政君要帮着给汉成帝选妃,所以也没多佳注意,但是过了一会,王政君感觉今天的王莽有些反常,便让自己手下的侍女跟着王莽。

    随后王莽连忙离开,朝着班婕妤离开的身影方向追去,一路而行,到了班婕妤的居住之地,等到一众侍从离开,班婕妤准备关上房门之时,王莽一把抓住门,挡了下来,在一瞬间,欺身入内。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做招呼便离开了?”王莽问道。

    “.......”班婕妤没有说话。

    王莽见状,直接上前搂抱住了班婕妤,班婕妤背抱住,想要挣脱出来,可是王莽抱的太死,班婕妤挣脱不出来,也就让王莽抱住,眼中两行清泪流下,

    “跟我走吧!”王莽道。

    “不!我不能走那样会连累我的家族!”班婕妤道。

    “凭我王家势力,有何不可!即使是皇权能奈我何?”王莽抱着班婕妤让其与自己对视。

    “不!虽然王家权倾朝野,你别因为我而冒险!”班婕妤脸上眼泪汪汪。

    听罢,王莽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抱住了班婕妤向着她的红唇吻了下去,班婕妤感受到也是动情的回复了起来,两人搂抱着向着床边走去,床榻边的帘子应声落下。

    半晌之后,

    “跟我走吧!我找人把你带出去!”王莽再次劝道。

    “不可!这可是欺君之罪!我们担负不起!”班婕妤道。

    “那我们之间算什么回事?就这样一直下去吗?”王莽道。

    “我感觉这样一直下去也可以!”在王莽怀中的班婕妤翻了个身,脸朝向了里面。

    “你到了皇宫是为了皇权吗?我王家缺少这点东西吗?”王莽道。

    “......”

    半天班婕妤没有在说话,

    “好!好!好!”王莽心中烦怒大盛,“你要待在这深宫苑墙之中!那便呆着吧!最好一辈子都不要出来!”

    随后王莽穿上衣物,戴好衣冠,打开门,手上顿了一下,“真的不想与我走吗?”

    “......”回答王莽的,则是一片寂静,王莽见状,便拉开门走了。

    王莽走后,班婕妤翻身起来,不在乎自己身前光嗖嗖的,站到窗户前透过缝隙,看着王莽的背影,脸上两行泪滴从脸上划过。

    ..........

    “王爷!王爷!”这时,有一身着女官装扮的女子到了王莽身前。

    “何事?”王莽还在为刚才的事情恼怒生气,没好气的说道。

    “太后让王爷去长乐宫一趟!”

    “前面带路!”

    ....

    “侄儿见过姑母!”王莽行礼道。

    “你等先下去!”王政君对一众侍从道。

    “是!”

    “王莽!你可知罪?”等到侍从走后,王政君一拍桌子道。

    “侄儿不知姑母所说何意!还望姑母告知!”王莽道。

    “说吧!你去班婕妤的哪里去干了什么?能逗留这么长的时间?”王政君道。

    此时的王莽头上冒了冷汗,自己的姑母是怎么知道的?不会是?大意了啊!

    “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王政君道。

    “是!姑母!”王莽道。

    “你也老大不小了!我帮你找了一门亲事!人家家世也不错!顺便也该为国家出出力了!我和你伯父给你在中枢找了一份官职!你去任职吧!”王政君道。

    “是!”

    “下去吧!”王政君道。

    “侄儿告辞!”王莽便缓缓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