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御天化魔 > 第一百七十三章 三英战鬼鸳(下)
    跟着跑回来的陆铭被白灵这么一说也不尴尬,竟然真的跑回去看侯星宇如何应对那个吃人的妖魔。

     巴蒙重伤,陪在他身边的兄弟们惴惴不安。

     “白姑娘,您劳苦功高,可是候兄弟自己在里面也不是个事儿。要不我们兄弟几个进去策应一番,您看如何?”

     犹豫再三,杜海还是把话说了出来。白灵没拒绝,可是也没答应。知道鬼鸳手段的兄弟几人互相交换一个眼神,杜海率先站了起来。

     “老巴交给二位我等放心。”

     说完话一行人纳头便拜,起身之后朝密室门口跑去。

     白灵和闭目运功为昏迷二人疗伤的陈耳东视若无睹,只是脸上各自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

     单轮实力而言,三人其实差不了太多。白灵家传的枪法至刚至猛,陈耳东刀法鬼魅难测。侯星宇和两人相比,并没有任何出彩之处。

     为什么二人能如此安心置他与危险之中?

     看着陆铭站在密室门口迟迟没有进去,杜海几人赶忙挤了过去。

     “老哥,里面什么情况?你咋…”

     还没等杜海把话问完,眼睛已经定格在了门里。

     只见侯星宇依旧一副高深莫测的神色,居然和那个鸟头人身的怪物僵持住了。

     “对嘛对嘛,你不把话说清楚,打生打死我们有失身份。”

     “不会说话?装哑巴?你到底什么情况,怎没劲,我可要走啦!”

     喋喋不休,东拉西扯。别说人不信,鸟也看不明白啊。鬼鸳之所以没有贸然出手,并不是因为他真的在听侯星宇胡扯。

     这个年轻人周身灵气滴水不漏,竟然让自己感觉到了一丝压迫。它有种预感,即便出手想将眼前这个敌人击杀也绝非易事。

     不错,这是第一次。鬼鸳眼里看着侯星宇没把他当成猎物,而是敌人!

     看着微胖的年轻人头也不回差外面走去,两只紫黑色眼眸快速转动。

     “候兄弟小心呐!”

     还未走出几步,身后剑气纷乱。侯星宇原地站定等待三息,缓缓侧移回半张脸看向身后。

     “为什么要逼我,我们本来可以做兄弟的。”

     眼看着剑气铺天盖地朝侯星宇冲去,观战之人的心都要掐在嗓子眼儿里了。不知他用了什么手段化险为夷,刚把心放回肚子里,被侯星宇一句话又给勾了上来!

     这个胖乎乎的年轻人居然和南宫家这个邪魔是兄弟?

     怪物神智错乱,大量怨气纠缠只知道弑杀吞噬哪管侯星宇叽叽歪歪。

     连续突进,双爪继续反复抓挠。数之不尽的剑气朝着四面八方疯狂冲击,血污和碎石被劲风带的满地乱跑。

     唯独侯星宇所站的位置,依旧衣服风平浪静的景象。

     陈耳东已经通过双手收回了赤练蛇,白灵看着地上躺着的两个人,面色虽然还是十分苍白,但呼吸都已经平缓了下来。

     “人死不了,好在我们及时赶到。至于何时醒来,又能恢复到什么程度…”

     不是陈耳东手段不行,两人为救其他人,基本上正面承受了妖魔鬼鸳所有的攻击,能捡回一条命已经相当不错了。

     “我们做好自己能做的,其他的还是要看他们自己。”

     白灵看着陈耳东疲惫中透露着愧疚,不无安慰道。

     确定二人这里没有什么能再帮忙的,两人也来到了密室门口,正赶上侯星宇和那妖魔称兄道弟。见陆铭等人眼神怪异的看着他俩,白灵推开一行人走上前去,朝着里边还在拗造型的侯星宇一声大喊。

     “死胖子,你又干嘛了?”

     本以为还要陪着陈耳东折腾好一会儿,自己就在这陪这个傻大个儿玩玩也无妨。没想到这两个家伙这么快就回来了,侯星宇笑容尴尬抬手随意劈砍两剑卸掉鬼鸳剑气。

     “这不是前一阵子看的那个戏码叫什么来着?两个绝世高手对战,不都要扯上一些兄弟情怀高风亮节什么,我也想体会体会…”

     “呦,你是不是高手我可不知道。再玩下去,鬼鸳把你吃干抹净。你们两个倒是真的可以相濡以沫了。”

     这个胖子的玩心大,可白灵万万没想到他和谁都能玩到一起去。

     “我这不是为了等你们嘛?有怪兽没兄弟的,还不赶紧过来帮忙!”

     见白灵拉着陈耳东竟然转身要走,侯星宇鬼叫一声。

     身背后鬼鸳再次扑咬上前,右手握住剑柄,剑鞘在鬼鸳身上连续刺击数次。

     “追星剑御守!”

     封住鬼鸳气脉的短暂瞬间,七处被侯星宇点过得地方喷发出白蓝色灵力将庞大一下推出十余步。

     低头看向身上七处焦黑原点,淡紫色魔气竟然从伤口缓缓溢出朝密室上方飘去。

     “嘶…吼…”

     怪物吃疼,大吼一声。音浪裹挟着狂风吹的侯胖子人仰马翻,好不容易才站稳了脚跟。

     “嘿,你姥姥的。侯爷不发火,你还没完没了了是吧 。”

     左手抓着剑鞘,右手握住剑柄。无形剑意凝聚环绕,竟然将微胖年轻人围了一个密不透风。

     举剑男子头颅缓缓抬起,双目之中已经被两抹蓝白色灵气填满。

     白灵算是彻底看不下去了,你要杀要打怎么就不能痛快一点。她是彻底不想理侯胖子了,拉着陈耳东准备出去。

     手上虽未用力,可她明显感觉到陈耳东不愿离开。

     “耳东,你怎么也好这口?”

     白灵印象里,陈耳东性格十分冰冷。一路一起走出好远,也共同经历了好几次生死,这才让陈耳东卸下冰冷防备与二人坦诚相待。

     “情况不对,做好准备!”

     陈耳东确实比较心细,此时的他已经把长刀抽了出来背在身后,俨然一副随时准备出手的架势。

     白灵见他不像是在开玩笑,赶忙站到他身边也跟着做好了准备。

     鬼鸳晃动硕大头颅,鼻孔热气不断朝外面喷吐。身上受伤的部位肌肉扭动,外泄的魔气再次被封入了身体之中。

     “吼!!!”

     一声怒吼,鬼鸳闪身上前。双手十指并拢,朝着侯星宇所在方向抬手便刺。

     “砰砰砰!”

     破空声伴随着手臂朝侯星宇面前砸来,微胖男子不闪不避,抽剑出鞘挺身迎上。

     躲过两手锋利指甲,侯星宇斜撩一剑刺向鬼鸳左眼。

     妖魔将眼睛闭合,剑尖刺在他的眼皮之上激起数道火星。

     期间剑气纵横,不过还是老样子,到了侯星宇身前,剑气犹如泥牛入海一般消失在半空之中。

     “看出什么门道?”

     看着纠缠之中一人一妖,陈耳东目视前方向身边白灵问到。

     “侯胖子的剑好像更快了?”

     她也不是十分确定,江湖人都知道侯星宇擅长用剑。可他的剑招并无太过耀眼之处,多事一些平淡无奇的江湖套路。

     白灵二人自然对侯星宇了解更多,看似平淡无奇的剑招之中,其实被侯星宇修炼的另外一套法诀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追星剑!顾名思义,这是一套以速度见长的修炼法门,隐藏在江湖里的修真者,扮猪吃老虎已经是一套不成问的规矩。

     实力不济过早暴露,只是加速自己的死亡时间罢了。能追赶天上的星辰,敢追赶天上的星辰,这套法诀对使用者的要求极为苛刻。

     而侯星宇天生擅思擅变,竟然在修炼法诀时,发现此套功法可以隐藏在别的招式之中使用起来不着痕迹!

     看不出跟脚,手上本事又十分强硬。这才使得侯星宇这个无名小辈,偏得了一个无名之辈的笑称。

     与白灵和陈耳东最初相识的时候,侯星宇一招寻常的挑剑就可以夹杂十七八招追星剑。那是二人也只敢居然此种功法玄妙,不过多少有违光明磊落了些。

     这几年也不知道侯胖子都干了些什么,明明大家都呆在一起,再加上白灵性烈导致二人很少出手。

     眼看着缠斗之中,侯星宇身前萦绕的剑芒慢慢凝聚成一个实体的白色圆球,打着打着就把他包在了里面。

     人在球里,剑可没停。从白色圆球上,不断有虚幻长剑脱离出来,朝着鬼鸳要害疯狂发起进攻。

     “也不知道那个怪物到底是什么做的,为什么仅凭双手就能挥舞出这般恐怖的剑气。侯胖子估计坚持不了多久,咱们得快点想办法。”

     看起来势均力敌,可长此以往侯星宇输面更大。白灵忍不住跃跃欲试,陈耳东拉着他的手腕微微摇头。

     “他奶奶的,老子不发火你是不是真把我当成病猫了?” 远处侯星宇爆喝一声,白色圆球朝着鬼鸳那一边竟然开出一朵绚丽的花朵。

     “追星剑,白莲!”

     花朵不断放大,真的像是一朵白色莲花一般纯白无暇。花蕊朝着鬼鸳扑了过去,眨眼之间已经将它庞大的身体全部笼罩了起来。

     “是时候了,动手!”

     眼见侯星宇一剑劈了出去,他人却左摇右晃东倒西歪。白灵已经先一步朝侯星宇跑了过去,来到近前侯星宇眼中尽显温柔。没等他说点什么,白灵薅着他的前襟小细胳膊用力一扔。

     一道身影朝杜海等人砸了过去,两道更快的身影朝着倒扣的莲花发足狂奔。

     “我去打通它身前空间,你随时准备好,施展你最拿手的绝招!”

     正在前冲之中,陈耳东简单表明意图,反手一刀在身前砍出一道跳了进去。白灵一人一枪站在莲花不远处,双足踏地双手攥紧颠倒枪手背青筋毕露。

     被扣在莲花里的鬼鸳全身肌肉被反复搅碎又重组,魔气极剧消耗让这个好不容易才复活的怪物再次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既然这朵花自己打不破,鬼鸳阴沉的双眼朝着脚下泥土看去。

     白灵此时再一次发生了改变,光洁的小额头上竟然长出一对儿微微凸起的角。配合着那双橙黄色龙目,一个活脱脱的小龙人立在莲花之前。

     庞大龙气压抑着力量,在她身边的碎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碎成了粉末。

     “乖乖,这是什么力量啊。”

     即便站的老远,伍仟还是感觉自己有些气闷。他扶着的侯星宇就够神仙了,谁能舞剑舞出一朵花儿来?不但好看,还能困住自己兄弟几人合力都无法与之对抗的怪物。

     “哎呦呦,快走快走。”

     侯星宇身体脱力,可是脑子没坏。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也预料不了,三人在一起少说也有五年了,凭着自己对白领的了解,接下来这一击将是白灵几年来最强的一击。

     小胖子想的一点都没错,就凭着白灵那对儿小龙角他也得赶紧脚底抹油。人家都要变身小龙人了,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一行人背起地上昏迷那两个,赶忙朝更远的黑暗之中跑了过去。

     陈耳东通过秘法艰难的前进,身上赤练蛇环绕不停,为他分担着穿越空间带来的负担。他从来没有尝试过打通空间裂缝,可侯胖子这一剑是困住了妖魔,可为接下来的进攻也制造了不小的麻烦。

     鬼鸳已经开始挖地,虽然被困在了剑气之中。但是强横的魔气支撑着它,并未拖延太多时间,地上已经被它用双手刨出一个深坑。

     “你想去哪儿?”

     鬼鸳刨出一个窟窿,没想到陈耳东已经出现在了脚下。

     白灵身前突然红光一闪,赤练蛇带着陈耳东原路返回!

     “白灵!”

     闪身瞬间,陈耳东双手掐诀稳固裂缝,吵着白灵大喝一声。

     等的就是这一刻!小姑娘双眼之中金光大放,双手攥紧了颠倒枪,枪尖直指身前裂缝。

     “元龙异野!”

     枪身游龙透过枪尖脱离,带着耀眼金光一头扎进了裂缝之中。

     本想一口咬下陈耳东的头颅,大张血盆巨口却从脚下迎来一只龙头。

     鬼鸳不明白,那个人类小子跑到哪儿去了。还未等它想明白眼前事,巨龙一口咬住了它的咽喉。

     疯狂挣扎,鬼鸳吃疼想要摆开龙头。双手疯狂抓挠龙鳞,没抓几下手上指甲竟然尽数崩断!

     元龙异野正中鬼鸳,擎起莲花朝着地面冲了过去。

     密室棚顶一个巨大的窟窿直达地面!安静的屏兰堡,黎明时分城中爆发出耀眼的白光。睡梦中的人们隐约听到有龙吟之音萦绕于天空之上,各方未出手势力纷纷撤离此地。

     将军府前,睡着的老人用脏兮兮的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看着天上白色的亮光,眉眼含笑,甩着袖子消失在街边拐角。

     南宫家的领头人,手里握着的几块玉佩尽数碎裂。仅南宫燕那块还算完整,不过光滑暗淡至极。看着天空中一条长龙顶着莲花直入云霄,心中已有明悟,既然没什么戏唱了,还是早些离开为妙。

     冷哼一声下令撤离,南宫家一行人很快消失在夜色里不知去向。

     城头上安静等待结果的白靖赋看着金黄色白龙升天,脸上总算有了笑意。

     “胡闹了这些年,也就这一下还想点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