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冰雪令 > 第一七三章先天大罗晋龙爪 不老阎王任千和
    血河门一行人,随着秦百损跃下木河城门楼,头也不回的飘然后退,宣告着进攻木河城的计划再次失败,一众弟子等垂头丧气的朝着他们宿营的百松坡营帐之地走去,三大供奉和四大长老虽然心中带着些许不甘,但是看着秦百损头也不回地往回走,也只好紧紧的跟了上去。

    “秦殿主,今天我们虽然小有失利,他们还是靠着地利之险,才使我们几个功亏一篑,导致您老只身一人登上城门,孤军奋战,但是如果我们重来一次的话,我相信我们有了这次的教训,把距离再往前推近一点,以您老和任老的实力,绝对可以双双登上城门,我们几个比你们二老再往前推近个丈余,也可以勉强全部登上城门,只要我们一旦全部登上城门,那么对方将毫无抵抗之力,我刚才看了,除了凤栖梧之外,没有一人能是我们几个的对手,好像那个叫什么雪枫的,还有银狐欧阳媚儿都不在,这机会也算难得了,不知道秦老有什么打算?”李天才追上去问道。

    “嗯,大供奉所言不差,那凤栖梧身法精妙,剑法绝伦,的确是老夫生平所仅见的劲敌,老夫没有把握拿下他,也的确如你所说,对方的两个生力军,那个叫雪枫和银欧阳媚儿的确是不在城楼上,也许不在木河城,如果事实如此,这的确能省下我们不少事情,但是今天就算了,我们稍微休整一下,调整一下士气,再次攻打,肯定能拿下木河城,不过,为了求稳,还是等苏师弟到了再说吧!这木河城除了凤栖梧之外,其他人均不足为虑,早晚是池中之物,对了,你的两位兄弟伤的如何?”秦百损问道。

    “有劳殿主挂怀,我的两兄弟一时大意,中了雪晴几枚牛毛金针,一时间气血有些不畅,这才被逼下了城门楼,如果我们不一时大意,能和秦殿主全部登上城门,也许今天一战就能定乾坤了,如今由于我们兄弟的大意,导致殿主的计划功亏一篑,还请秦殿主不要责怪,来日再战,我们兄弟必当将功补过,他们两个现在已经运功将金针稳住了,等回到营地之后,运行一个大周天,将金针逼出体外就能痊愈。”李天才说道。

    “嗯,那就好,也不用这么麻烦,来,二供奉和三供奉你们过来,老夫为你们将金针除去。”说完,秦百损对着李地才和李人才两人招了招手。

    “你们站好就行,也不用盘坐运气帮我,站好就行,我这就为两位将金针除去。”秦百损淡淡的说道。

    李地才、李人才闻言,只好原地站好,只是不知道秦百损怎么能将他们体内的金针除去。

    秦百损站在两兄弟面前,左右手划了一个圈儿,曲掌成爪,一左一右,分别缓缓靠近了李地才和李人才的前胸中针的地方,只见秦百损两只惨白的手,弯成了龙爪之样,凌空遥遥的抓向李家两兄弟,爪上渐渐从惨白色,泛出淡淡的金色,一股强大吸力将两兄弟的衣袂吸的猎猎作响,秦百损也没说话,慢慢的将爪朝前靠去。。

    “啊??‘先天大罗金龙爪’???”李天才和徐家兄弟都是江湖高手,也是识货之人,见到秦百损双爪泛出淡金色,带着无以伦比的吸力,纷纷惊呼。

    秦百损此刻已经将李地才和李人才体内的牛毛金针吸了出来,六枚牛毛金针凌空悬停在秦百损双爪和李家兄弟胸膛之间,凌空悬停且不停的旋转着,掉也掉不下去,秦百损笑着说:“这雪晴,不愧是冰飞扬那老怪物的传人,这金针制作精良,偷穴而入,进入体内之后,会沿着气血和经脉而行,最终会进入丹田,破坏气海,让人一身功力尽失,的确是有点威胁的,而且如果吸的晚了,所经过的经脉都会受到损伤,而且极难修复,不过现在没事儿了,二供奉和三供奉可以尝试运气试一下,是否还有气血不畅的症状?”

    李地才和李人才体内的牛毛金针一出身体,两兄弟都是觉得浑身一轻,知道已经没有大碍了,差不多已经恢复如初了。虽然这几枚牛毛金针,对于他们兄弟一身修为来说,也没什么大作用,但要运行一个大周天,将它们逼出体外,还是挺费周章的。如果要像秦百损这样轻描淡写的将它们吸出体外,怕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秦百损不愧是“不老阎王”的传人,身上所学果然繁杂,竟然连江湖上失传已久的“先天大罗金龙爪”也能运转自如。

    “多谢殿主出手相救,敢问殿主刚才为我们吸出金针所用爪功,可是江湖上失传已久的‘先天大罗金龙爪’???”李地才和李人才双双抱拳施了一礼。

    “呵呵,两位供奉不必客气,老夫所用的正是‘先天大罗金龙爪’!这爪法并没有失传,乃是家师精通的武功中不算出众的一种而已。”秦百损笑着说道。

    这还不算出众?李天才三兄弟还有徐氏兄弟不禁连连咋舌,这“先天大罗金龙爪”威力尚在少林寺的“龙爪功”之上,不但爪功凶狠,裂金碎石不在话下,而且取金龙戏水之意,双爪皆有强大吸力,可以吸住敌人的兵器,据说练到极致之处,可以将人凌空吸住并抓过来,直接凌空将人洞穿胸腹,足可见爪功的精妙。但是就这样的一种失传已久的爪功,竟然在秦百损嘴里只是他师父所修习的众多武功中,不算出众的一种,这怎么能让他们不惊?

    几人脸上阴晴不定的看着秦百损,联想起那个曾经在江湖上虽然如昙花一现,但却几乎灭绝了那一代各派江湖高手的,令整个江湖几乎塌了半边天的,人人谈之色变的那个人——“不老阎王”任千和,不但身具三种绝学,而且所学颇为繁杂,对一些失传已久的武学秘籍,也都深深涉猎和研习,当时出道江湖,既是巅峰,为人阴狠毒辣,当时几乎集齐了整个江湖的高手,追杀其很久,最终付出了几十条高手的性命,也导致了少林和武当后继无人,从此从武林牛耳之位,逐渐隐蔽山门,才逼的他跳崖。谁知道此人不但没死,还教出了“九幽十冥涅槃生”幽冥鬼爪苏百地、“锁魂一杖定风云”孟婆追魂杖任百花,还有“白骨追魂震九幽”秦百损三个高徒,这三人随便的一个也都是能让江湖谈之色变的人物。心中不由得都想起来那个遥远的江湖传说,那个已经快被江湖逐渐地淡忘的“不老阎王”任千和。

    “哈哈,秦殿主真谦虚,尊师‘不老阎王’任千和前辈,更是江湖上五百年不出一个的武学奇才,他老人家在江湖上名声之大,影响之远,怕是现在咱们的彭门主也是远远不及啊,当年任前辈,可是真正的一个人几乎横扫了整个江湖,少林、武当,可都是因为任前辈之故,才一蹶不振,我们那一辈的江湖众人,提起当年任前辈的往事,可都是热血沸腾,钦佩不已。任前辈别说在这几百年中,也许连后面的几百年里,恐怕不会再有人能出其右了,也许千年之后,不老阎王的名号都会依然有人记得!”李天才不失时机地的奉承道。

    听到别人如此盛赞“不老阎王”任千和,不管是秦百损,还是任百花,心中都是非常自豪,尤其是任百花,乃是任千和的独生爱女,其实当年任千和受伤不算重,调息了三个月之后,就恢复的差不多了,但是他的夫人由于他在调息疗伤,陷入无人之境时,不忍心打扰他,这才因为生任百花难产而死。因此任千和退出江湖,并不是因为怕了,而是因为心中的愧疚,心中满满都是对亡妻的愧疚,又加之对任百花的疼爱,这才退出江湖,隐居在一些古墓中,悉心照顾女儿,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后来在机缘巧合之下,又收了秦百损和苏百地,将自己一身所学悉数传授给三人,后来在任百花和秦百损成亲后的第三天,他告诉两人,自己大限将至,会去找一座适合自己的古墓坐化,让他们不必牵挂,走了之后再无消息。

    如今又听到有人提起自己的父亲,任百花眼中老泪纵横,说道:“我爹爹当年被所谓的江湖正道上百人追杀,我娘亲也是因此难产而死,我这辈子与江湖正道不共戴天,我师兄苏百地也是遵循我爹之命,穷一生之力与所谓的正道为敌,我和大师兄几十年了,一直隐居苦练我爹当年留下的各种秘籍,和亲传的武功,现在有所小成,所以苏师兄找到我们,我们立刻答应了,出山相助,也是想借此报得大仇,也好告慰我父亲和母亲的在天之灵。”

    “不错,我师妹说的不错,这几十年了,辛苦苏师弟了,师父和师母的大仇,我和师妹义不容辞,必须尽一份儿力,杀光所有的正道之人,让这些伪君子们统统下去给我师父和师母作伴儿!”秦百损这话说的斩钉截铁,冷峻无比。

    三大供奉和四大长老也不禁地打了个冷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