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漫游在影视世界 > 第八百五十九章 友谊的小船翻了
    林跃冲她笑了笑,弹响吉他,还配了一段歌词。

    “只怕我自己会爱上你。”

    “也许有天会情不自禁。”

    “想念只让自己苦了自己。”

    “爱上你是情非得已。”

    “……”

    比她唱得好太多太多……

    林嘉茉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你绝对练过这首歌,绝对……”

    林跃放开手,非常认真地告诉她:“其实,我有绝对音感。”

    “绝对音感是什么?”

    “绝对音感就是指能够在没有参照音的情况下,仍能够辨认出由乐器或周围环境发出的任何音调的能力。”

    “我不信。”林嘉茉用力摇头,她根本不信世界上有这种人。

    “我记得陈寻在实验一中广播站唱过一首歌吧,应该是叫《我希望》。”

    林跃把吉他往身前拉了拉,手指轻拨琴弦。

    “我希望能拥有个明亮的落地窗。”

    “每天都能够去晒一晒太阳。”

    “把我的东西都摆在地上。”

    “再唱起从前的时光。”

    “那时的我头发没有多长。”

    “那时的眼神是青涩明亮。”

    “……”

    这首歌陈寻就在同学们面前唱过一次,他居然……居然弹出来,而且比陈寻唱得只好不差。

    “现在信了吗?”林跃迎着她震惊与茫然兼有的目光说道。

    林嘉茉说道:“你……你这么厉害,为什么不报音乐学院?”

    “我画画还很厉害呢,不是也没报美术类大学?”林跃站起来说道:“有句话叫不想当将军的司机不是一个好厨子。”

    她很迷糊,听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这时通往天台的楼道口闪出一个人来,好奇的目光在周围扫过,最终定格在林跃身上。

    是个女孩儿,留着清爽的短发,穿一件黑色印花连衣裙,上身还罩了件牛仔外套。

    “刚才是你们在楼上唱歌吗?”

    “不是我,是她。”林跃指指林嘉茉,把吉他装进吉他包里,说声走吧,一起往楼道走去。

    “之前那个女孩儿,你为什么跟她说是我在唱歌?”离开综合楼往回走了一程,林嘉茉才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他会玩儿音乐不是很好吗,只能说明她的眼光超级好,就像陈彤彤给他的信里写的那样,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林跃没有说什么,继续往前走。

    林嘉茉也没有追问,只是嘴边的笑容更甜了。

    “我想吃冰淇淋,你给我去买。”

    “没钱。”

    “我都给你带粥来了,给我买个冰淇淋也舍不得吗?”

    “这都快11月了,还吃冰淇淋?”

    “我就要……”

    “……”

    ……

    林跃看着餐盘旁边的三星A288,满脸惆怅地摇了摇头。

    乔燃端着餐盘做到他身边:“怎么了?林嘉茉送你手机还不高兴吗?”

    林跃叹了口气:“你不觉得有时候对别人太好也是一种压力吗?”

    手机是林嘉茉昨晚离开前塞给他的,说不要还发脾气,没办法,他只能收着了。

    乔燃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有点难看,总觉得林跃是意有所指。

    “你怎么了?脸色那么难看。”他点点那部三星A288:“这个林嘉茉,昨晚给我发了半宿短信,我倒是没什么,觉少,她要是把精力都用在这种事上,万一考试挂科怎么办。”

    “我觉得她能控制好自己,高三时不就这么过来的嘛。”

    “也对。”

    俩人说话的当口,方茴带着李琦走过来,挨着林跃坐下。

    “你们在说什么呀?”

    “没什么。”林跃转移话题道:“大后天何莎就回来了,这周末你有空吗?咱们去央美看看她吧。”

    方茴说道:“有空。”

    李琦插嘴道:“央美啊?我听说那儿的美术馆不错。”

    林跃看似随意地道:“你有时间的话可以一起去啊。”

    李琦笑着摇头,但是看得出来态度并不坚决。

    “刘云薇,这边。”后面刚刚打好饭菜的薛珊冲那边跟人说话的刘云薇招招手,端着餐盘坐到乔燃身边:“乔燃,我听方茴说你会弹钢琴?”

    “嗯,会一点儿。”

    薛珊说道:“你跟陈寻一个会弹吉他,一个会弹钢琴,一动一静还真是般配。”

    李琦差点笑喷:“人家是好朋友,你讲般配。”

    “哟,都在呢。”

    刘云薇端着餐盘过来,坐到薛珊旁边,别人盘子里要么两份青菜,要么一素一荤,她倒好,一对鸡腿两个狮子头,还有一份糖醋排骨。

    薛珊问她:“刚才那人是谁?”

    “就我前两天跟你们说的工商系小开,抢着帮我买单,还点了这么多荤菜,瞧瞧,这要都吃了,得长多少肉啊。”刘云薇说话间瞄了乔燃一眼。

    薛珊也不客气,夹过一只鸡腿:“那正好,我帮你分担一点儿。”

    “这个也给你。”刘云薇又给她夹了一个狮子头,完了抬头看方茴和李琦:“你们俩要不要?”

    李琦赶忙摇头。

    方茴完全没有反应。

    刘云薇仔细一瞧,她的注意力正放在身边那个叫林跃的男生身上,呆望着那部三星A288,而乔燃呢,半分钟能看方茴十次。

    这仨人什么情况?

    “哎,哎,你们看门口,快看呐。”薛珊的提醒拉回刘云薇的注意力,扭脸一瞧,那边走来两个人。

    一男一女,男的是陈寻,女的留短发,身上穿了件浅灰色卫衣。

    “方茴,方茴。”

    刘云薇连使眼色,方茴这才回过神来,顺着几人躲闪的目光看了一眼。

    恰好陈寻正往这边看,两个人的视线在空中相交,又很快错开。

    方茴往嘴里夹了口青菜,没有说什么。

    陈寻只是跟乔燃点点头,走到前面开始排队。

    沈晓棠认得乔燃,经过餐桌时挥手打招呼,完了视线往旁边一瞄,看见对面坐的林跃愣了一下。

    “你是……”

    “沈晓棠,你干嘛呢?再不快点儿菜就没了。”

    “哦,来了。”听到陈寻的催促,她答应一声,赶紧跟上去。

    “这人谁呀?下手够快的呀。”薛珊小声问道。

    李琦想了想说道:“沈晓棠?这个名字很耳熟……哦,我想起来了,学生会的,文艺部干事,会唱歌,还会弹吉他。”

    刘云薇说道:“怪不得呢,志同道合呀。”

    薛珊叹了口气,一副被人截胡的沮丧脸。

    乔燃的脸色有点难看,不知道陈寻什么意思,刚开学的时候俩人一起吃饭时陈寻怎么说的?

    我一定要追到方茴!

    因为这句话,还有他爸爸忌日那天在羊汤馆的对话,于是他心软了,不再主动邀方茴吃饭,不再嘘寒问暖,就远远地看着她。

    可是这才几天,他竟然有了新欢。

    ……

    翌日,夜晚熄灯后的篮球场上。

    “陈寻,你什么意思?”

    “我怎么了?”

    “你说你喜欢方茴,为什么又去招惹沈晓棠?”

    “我招惹沈晓棠什么了?朋友之间一起吃个饭怎么了?”

    “你……你……”乔燃很生气,可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内心的愤怒。

    陈寻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是你把方茴让给了我?乔燃,你就是个懦夫。你没发现自从姓林的来了,她就有意无意躲着我们吗?”

    乔燃往前一步,揪起陈寻的衣领,不过几秒钟后又放开了:“林跃有林嘉茉了,他们两人现在关系很好。”

    “他没来的时候方茴和我还走得近呢,你不也一直惦记着她吗?”

    乔燃用力攥紧双拳:“那你也不能……”

    “不能什么?难不成要我跟你一样默默地喜欢一个人,什么也不求,什么也不问?方茴是那种遇事不知该怎么取舍的女孩儿,你不逼她,她永远不会踏出至关重要的一步。”

    “这么说来……你是在用沈晓棠逼她?”

    “对。”陈寻说道:“我倒要看看她有什么反应。”

    “那你这么做,对得起沈晓棠吗?”

    “我刚才不是跟你解释了,我跟她……就是一普通朋友。”

    “希望你记住今天说的话。”

    “我说记住,你是不是又可以安心退出了?乔燃,你丫就是一个怂包,我你都比不过,更别说那个比最狡猾的狐狸还狡猾一万倍的林跃了。”

    乔燃重新揪住陈寻的衣领,举起拳头,不过最后跟上次一样又放下了,只是往后推了他一把:“在我眼里,林跃起码不会做对不起朋友的事,比你光明磊落一千倍,就算方茴最后选择他,我也心服口服。”

    说完这句话,乔燃转身走了。

    陈寻望着路灯下逐渐拉长的背影撇撇嘴,一脸嘲弄:“切,失败者总能找到安慰自己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