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做梦成了造物主 > 第二百零六章 主角模板
    “混沌茫茫,没想到又遇见一位合道者。”

    一道朦胧的虚影从混沌当中显现了出来,这人一出现左孟就看出了对方的来历。

    合道者!

    又或者说,某一方世界的天道。在他身后还跟着另外几股相对较弱的气息,估摸着应该是这位合道者定制规则之下的神灵。在左孟发现他们的瞬间,他们也感知到了左孟的存在,曾经‘合道’过元武界的左孟,身上的气息跟合道者十分相似,也难怪对方误解了。

    “你想让自己的道取代这个世界的道?”

    左孟也没解释自己的身份,这还是他在混沌当中第一次遇见除自己以外的生灵,深浅不知的情况下贸然动手并不合适。左孟如此思量,对面又何尝不是。在这位合道者的眼中,左孟竟然能够独自行走于混沌当中,定然是无上强者,面对这种人能不交恶尽量不交恶。

    “老师?”

    合道者身边的一名青年样貌的神祗忍不住询问了一句。

    “我已在此界布道三万载。”

    合道者摇头制止了弟子的声音,同时对左孟说道。

    “阁下既是合道者,自然也有入场资格,只不过能否做到‘我道即天道’,就看各自的手段了。”合道者对左孟相当忌惮,短暂的交流之后便退去了。跟着他一起的几名神祗见状也不敢多言,只得一同退入混沌。

    同意了?

    左孟有些诧异。

    按道理说,对方在这个世界已经布道三万载了,怎么说也算是投资多年了,这种情况下有外人想要如场进来摘果子,无异于夺界之仇。换做是左孟肯定不会同意,少不得也要做过一场才能决定后面的走向,但那个合道者竟然同意了,这让他颇为意外。

    左孟并不知道,他独自行走于混沌对其他合道者造成的冲击有多大。相比造物主合道者的本质本身就要弱上一线。这类存在想要在混沌当中行走无比的困难,自身积累暂且不提,行走在外面还需要神祗弟子一起用合道之力构建成一个独立的小世界,之后才能于混沌中行走。像左孟这种颠覆认知可以一个人在混沌里面瞎逛的存在,没有任何人愿意交恶。混沌无限大,丢掉一个世界也不算什么。更何况合道者走的路也和他不一样,合道者本身是舍弃了绝大多数情绪的‘天道化身’,不管做出什么决定都是理智压过感性的,愤怒这种情绪他们早就没有了。

    “这样也好。”

    不管什么原因,省了一些功夫对左孟来说还算是好的。

    他穿过混沌,慢慢靠近了世界壁垒。

    这个世界依旧是恒沙世界。

    在混沌当中,最多的就是恒沙世界和位面,它们就像是砂砾一样存在于混沌当中,至于大世界在混沌当中并不多见,天界和更高级本源世界就更别提了,那种级别的世界就算是发现了也一样不敢去招惹,一个不好还会被牵引过去同化掉。就如同左孟幻梦界所在的区域就是一个本源世界的笼罩范围,但左孟除了最开始谋夺巨人世界的时候冒险进入过一次之外,之后就再也不敢过去了。

    “这个世界的壁垒倒是有些意思。”

    也不知是不是被那位合道者侵蚀过的缘故,左孟碰触到世界壁垒以后并没有被隔绝在外,反倒是轻易的穿透了进来,只不过进来以后他的形象也跟着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从超脱世界之外的形态变成了和这个世界一个层次的生命,外貌也变成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大叔,放荡不羁的长发散披在后面,腰间还挂着一柄宝剑和一个酒葫芦,好一个放荡不羁的剑客。

    “强行融入世界的代价吗?”

    左孟活动了一下身体,并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以他现在大世界造物主的层次,换算到这个世界就是打破天花板的存在,什么剑神、剑圣给他提鞋都不配。唯一值得他关注的就是那位在这个世界布道三万载的合道者,除此之外其他人都是土鸡瓦狗。

    “算了,先找人吧。”

    适应了身体以后,左孟的力量瞬间笼罩了整个世界。少许过后,他收回力量,微微皱了皱眉。

    “只感觉到了师妹的气息,还不是她本人。她究竟是如何做到穿越世界的?”

    刚才他通过身上的气息扫视了整个世界的生灵,很快就找到了气息的源头,但结果让他有些失望。因为那人并不是师妹左秋,而是一个陌生的少年。

    “先过去看看吧,反正找人也只是次要的。”

    左孟很快就释然了,他这次出来主要目的是吞噬其他世界,将其融入到幻梦界的规则之下。至于找人,不过是顺带的。

    兴合庄。

    夜。

    暴雨倾盆。

    一名少年趴在地面,整个人混杂在泥土当中,大口的喘着气。他的背后有着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暴雨冲刷之下鲜血顺着泥浆融入大地,顺带帮助少年躲过了仇人的追杀。只是伤口在这样恶劣的情况下发炎了,一个处理不好的,丢命都是有可能的。

    “我不能死!”

    “我要活着,我还没有找到秋姨,还没有杀掉那些叛徒......”

    少年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了,只是他的意志超乎常人的坚定,正是这股意志让他没有昏死过去,但就这样也好不到哪去。以他现在的状态,一旦昏死过去那就是真的‘死’了,绝对不会再醒过来。

    虚空中。

    左孟一脸古怪的看着下面的少年,脑海当中冒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

    “某某势力的少主,被叛徒谋害,有个至亲的小姨下落不明......”

    这是主角模板啊!

    就差一个上门退婚的了。

    到现在还没有逆袭,是等着他这个‘老爷爷’出手吗?

    “侵蚀这个世界,需要一个契机,就看你愿不愿意做这个‘带路党’了。”

    融合了元武界以后,左孟对世界的侵蚀有了更深刻的认知。蛮干那是最下级的手段,很容易引起世界的反弹。弄的不好什么得不到不说,还会被世界意志仇视。他在元武界的那个手段就很不错,先是引导本土生灵,再让对方成道,最后才谋夺世界。

    一步一步,就像是战争一样,先是策反对面的高层,然后再让对方带路进去,最后占领敌国首都。

    这是最稳妥的手法。

    不过这个世界已经被合道者侵蚀了三万年了,高层早就被对方侵蚀完了,再想找混沌生灵来引导位面有些不切实际了。

    这个时候,真命天子——逆袭的主角就成了决定性的棋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