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大唐的玩家们 > 第三百一十八章 王者的嫌弃
    孙策与紫馨刀来鞭去,连过七招,越打越憋屈。紫馨全程藏在玄武的龟壳后面,一会儿露头一鞭,一会儿贴地一鞭,一会儿左来一鞭,一会儿右来一鞭,就跟在和孙策玩老鹰抓小鸡一样。

    最可气的就是她的变招。也不知道她怎么练的,鞭子只要和孙策鬼头刀接触,立刻借力打弯绕过去抽他脖颈子或者后背。

    她这些小伎俩本来都是孩童的把戏,孙策一身庐山紫气功护体,这几鞭子等于挠痒痒。但是紫馨她坏呀,专门扯衣服。这鞭子抽身上一卷,后背露出来了。抽胳膊肘上一卷,肱二头肌露出来了。

    打到第七招,孙策胸前皮甲扣都被卷走了。他的护心甲秃噜下来,挂身上叮了咣啷,这个难受。

    “别急躁,她溜你呢!你让她溜!等她出破绽。”布公子的灵魂嘶吼还在场外继续。

    八派观战的人一会儿看一眼布公子,一会儿看一眼孙策,都觉得布公子是不是孙策他爸?

    “你看你,脸红脖子粗,一副脑子要爆的死样子,你这怎么跟人打,能不能沉住气?跟你说话怎么这么累?别急躁!你要冷静!冷静懂不懂!想不想赢?”

    “喂喂喂!这个时候不要直接用二技能,要先用一技能虚晃,再二技能接普攻!”

    “你干啥你干啥?你是不是要开船?喂喂,注意玄武啊!”

    孙策脑子里已经不想任何东西了,他要一口气贯死紫馨。他一轮长江三叠浪侧滑让过玄武,鱼鹰冲闪电变向,鬼头刀一展,刀刃破风如雷,对准她的脑仁就砍。

    不出所料,紫馨预判走位闪开。但是孙策爆吼一声,凌波斩积聚到巅峰,隐龙化为寒冰龙舟,长刀催浪,对着走位到极限的紫馨猛撞过来,不成功就成仁。

    然而,动作缓慢的玄武此刻却已经及时封住了紫馨的正前方,正好和孙策寒冰龙舟斩脸贴脸撞上。孙策的一切举动,早就全在紫馨和小玄武的预判之中。

    轰地一声,孙策和玄武同时向后飞去。玄武落地成壳。紫馨飞身上壳,踩着这圆滚滚的龟壳,犹如脚踩风火轮,对着孙策就碾压过来。

    孙策被撞得隐龙溃散,罡气爆炸,全身一百个关节都疼痛难当。看到紫馨滚过来他闪都闪不开,被结结实实压在龟壳下面。

    “啊——噗!”孙策张嘴吐出一口血。

    “哎呀,你技能全用反了。应该是三二一!你这二一三就……是……送~~~~~!”布公子的灵魂嘶吼响彻云霄。

    啪!紫馨最后一鞭子抡出,卷起孙策已经半瘫痪的身子直上云霄。

    “馨儿,手下留情。”雷长夜连忙说。

    “哎!”紫馨眉花眼笑,鞭子一收。

    孙策轰地仰面朝天,落在了开盟广场边缘,正好落在布公子和松公子面前。

    孙策挣扎着用最后一丝力气睁开眼睛,想要看看这个一直在耳边呱呱乱叫的王八蛋是个什么样。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两个大胖子。

    一个大胖子用胖手捂着半边脸,万般无奈地把兜里一大叠扬州飞钱递给身边的另一个大胖子。

    “你……”孙策含着满嘴的血,想要开口。

    “你是不是不会玩孙策?”给钱的胖子斜眼看他,“武功这东西,它得看人!就你这样儿,我上我也行。”

    孙策喷血昏厥。

    开盟广场陷入了片刻的安静。开口挑战雷长夜的云山、乐飞灵和方急雨感到压力山大。

    孙策刚才的表现不能说不厉害,但是每一步都被紫馨提前预判,巧妙压制,料敌在先,拿捏得死死的,一丝一毫翻盘的机会都没有。这还只是一个四品巅峰的武盟驱灵师。

    雷长夜的品阶在中五品,而且据说他也是驱灵师。这要是打起来,他得有多厉害,根本难以想象。

    但是身为大唐传奇的后浪,他们对自己的信心坚强无比。现在他们必须认为孙策的表现只是特例。他们和他不一样。

    乐飞灵第二个挑事儿,那就按顺序第二个上场。他猛然站起身,紧了紧肩上的背带。他背后扛着一个枪套,套里装着四把飞枪。他手里还有两把,一共是六把飞枪。

    作为神武陷阵堂第一高手,他的飞燕回翔枪是关中一绝。一枪出手之后,人会追着飞枪前冲。无论飞枪是否击中目标,他都会在飞枪披风的掩护下,加速冲到敌人面前,一枪夺命。

    若是敌手闪开,他则加速前冲,反手飞枪再打,然后身体再追着飞枪杀来,如此反复冲杀,快若闪电。

    在冲杀过程中,他的飞枪会插满战场,他根据飞枪落点,来回冲锋,飞枪连环,永不落空,六把枪轮流出手,直到敌人全身浴血而死为止。

    这路枪法最关键的一点就是人枪合一,人的速度必须追上飞枪的射速,这样才能激发最快的出招。

    乐飞灵的燕子飞云纵轻功号称江北第一快的轻功,与白魁的花月照三江南北齐名。所以他是关中唯一可以使出飞燕回翔枪的高手。

    对付他的是毕一珂。同样是一位使枪的高手,峨眉神枪战绩彪炳。

    今天的毕一珂银盔银甲全是雷长夜给她上新的全新符甲装,不但防御惊人,而且英气逼人,再配上她的虎头亮银枪,宛若樊梨花再世。

    乐飞灵提枪来到场中,看了一眼毕一珂周围:“姑娘莫非不是驱灵师?没有灵宠?”

    毕一珂嘻嘻一笑:“唉,那玩意儿,不适合我。”

    乐飞灵长长松了口气,胸有成竹地一笑。

    “布兄,你看这一场谁胜谁负?”场外松公子又开始了。

    “唉~~~~,没意思。这还用问吗?你不会这场还跟我赌吧?哎哟,小伙子这么年轻,眼瞅着就没了。”布公子没精打采地说。

    “算了算了,当我没问过。”

    乐飞灵汗毛都竖起来了,这……死亡预告?他暗暗下定决心,戒骄戒躁,使出全力,就把毕一珂当成同门的宗主一样打。

    “死吧!”一下场乐飞灵就一枪飚出,身子追枪而起,出手就是震惊天下的飞燕回翔枪。

    “噗——”毕一珂的人影一下子就没了。

    好快!想不到遇到了轻功高手!乐飞灵眼睛眯成一条缝。这个时候眼睛已经来不及反应了,他必须听风辨形,否则出手就慢了。

    一枪!两枪!四枪!六枪!

    乐飞灵追着毕一珂的破风轨迹,连绵不绝地六枪突刺。令他感到震惊的是,毕一珂仅凭身法就全部都躲了过去,完全没有试图反击,就好像绝世高手连让了他六招一样。

    乐飞灵回冲到第一把枪所在的位置,试图提起插在土里的枪。就在他手摸枪杆的一瞬间,烈风压体。

    毕一珂终于出手了,简简单单一枪突刺。

    “腿!”雷长夜急切的大叫响彻广场。噗!乐飞灵感到脚肚子一阵剧痛。他的人被一枪挑上了天。毕一珂身影和他错身而过,回身一甩,一枪杆子抽在他背上,乐飞灵疼得肝胆俱裂,整个人犹如面口袋啪地摔在地上。

    无巧不巧,他也摔在了孙策同样的位置,正好在布公子和松公子面前。

    “这明显是放弃了呀。怎么六枪全放出去才想起捡?这不是坐等毕一珂预判刺吗?”松公子忍不住说。

    “这也不能全怪他。毕一珂那只天吴都快八品了,没有必要跟人家拼命,根本拼不过嘛。”布公子阴阳怪气地叹了口气。

    乐飞灵冤得想哭,他并没有放弃啊,他拼了老命了都。但是……他扭过偷看了一眼毕一珂。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看到毕一珂坐下不知何时骑了一只长翅膀的老虎。那可怕的气息,完全是七品巅峰。

    乐飞灵的眼泪出来了。骗子!不是说不是驱灵师吗?

    这个时候,毕一珂纵身从这只飞老虎身上跳下来,抱着虎头狠狠亲了一口,然后取出一枚紫金葫芦一晃。这只飞老虎嗖地一声钻入了葫芦之中。

    “噗……”乐飞灵张嘴喷出一口冤屈的鲜血。原来这位不是驱灵师,是炼宝师!腰里别着的是四品镇妖葫芦。雷长夜手下这都什么人啊!

    “喂喂喂,来个人啊,把这货抬走喂!没看见人家都疼哭了吗?”布公子扯开嗓子喊。

    乐飞灵终于感到了孙策的痛苦。他也想昏过去,但是他还差一点。这让他的感受比孙策还痛苦。

    两个阴将飞奔过来,将他放到担架上。

    “还真哭了。不是被雷老板写到戏里的英雄吗?怎么这么脆弱啊?”松公子吃惊地大叫。

    “毕一珂太厉害了,被打哭了呗。”布公子耸耸肩膀。

    “应该不是,可能是昏过去之后才哭的。”

    “也可能,昏过去眼睛不受控制,流个眼泪也难说。你确定他昏了吗?”

    “应该昏了,醒着哭就丢人。”

    乐飞灵头一歪,坚定地装昏了过去。

    下一场,汪芒早早地扛着他的木枪站到了场上。第三个挑事儿的是方急雨,他心情沉重地站起身,拿起他的秋风刀。

    在走到场心之前,他忍不住斜眼看了看布公子和松公子:你们看我还有机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