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国医无双 > 第0611章 嗨起来呀,朋友!
      坐在车里,看着身边淡定自若的李佳怡,陈步有些迷茫。

      “你是真的,一点都不害怕吗?”

      想到自己之前在仓库看到李佳怡的时候,她就坐在一张椅子上拿着一本书看,还是一本不知道丢弃多久的机械说明书。

      “有什么好害怕的。”李佳怡说道,“他们没打算杀了我,而且,我也知道你肯定会来找我,所以,就没觉得害怕了。”

      说到最后,李佳怡俏脸微红,有些不好意思。

      陈步脸上挂着笑容,凑到跟前说道:“这么说来,我能带给你安全感,是吧?”

      李佳怡转过脸,假意看着窗外,仿佛压根就没听见陈步在说什么。

      陈步知道女孩子脸皮薄,所以也没继续说下去。

      等回到高家,高通已经被按住。

      等到高通看到被五花大绑带出来的高鹤时候,顿时面如死灰。

      虽然先前就已经猜到是这样的结局,可他心里还抱有一丝侥幸。

      然而,现在眼前的一幕却告诉他,做人不能有太多侥幸心理。

      现实就是如此,越怕什么越来什么。

      “爸……”高通起身,看着一脸颓然的高鹤,身体都在颤抖着。

      这是极度恐惧的表现!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会变成现在这样?

      高家主坐下,看着面前的高通,冷哼一声。

      “混账,还不跪下!”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高家主的气势太足,听到这话,高通就一哆嗦,冲着高家主跪了下来。

      “高通,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高家主目光凌厉道。

      “我,我……”高通结结巴巴,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高武凑到高通跟前,笑呵呵说道:“高通,你不是口齿伶俐吗?来来来,爷爷我今天还真想听听你能怎么狡辩!”

      高家主咳嗽了一声,狠狠瞪了眼高武。

      高武一愣,伸出手对着自己嘴巴拍了一下,讪讪笑了笑:“爸,我不是这个意思哈……”

      “滚一边去!”高家主骂了一句。

      什么万一!你是高通爷爷,那是我什么?

      咱们俩到底谁是爹啊?

      只是高武一直都是这么个性格,高家主也懒得和他计较,当然,主要现在也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当务之急,还是先解决高鹤和高通的事情更重要些。

      独眼龙等人,也都跟着走了进来。

      看到他们,高鹤就是怒火中烧。

      “杨家的人,都这么不讲信用吗?我花钱请你们杀人,你们不但没有完成任务,还反水坑害我们!这件事情传出去,我看你们杨家还如何立足!”

      独眼龙也不紧张,毕竟这都是杨三甲的吩咐,就算天真的塌下来了,那还有杨三甲帮着顶雷呢。

      他阴恻恻道:“高家二爷,您说的不错,这件事情,确实是我们杨家人不守规矩,如果传出去的话,对我们杨家也会有很大的影响,但是现在,您觉得,这件事情还会传出去吗?”

      “你……”高鹤面色一变,赶紧转脸看着高家主,“哥!大哥!难道你就因为一个外人,想要杀我?!”

      “混账!”高家主一巴掌拍在面前桌子上,骂道,“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

      “大哥,我确实犯了错,但是,我也没有死罪啊!”

      “你勾结外人,想要谋害陈先生,难道这还不是死罪?”

      “当然了!我可是你弟弟啊!这个姓陈的,算什么?他不过只是一个外人而已!先不说,我没有杀了他,就算我真的把他杀了又怎么样?难道您就因为一个外人,要亲手杀了你的亲弟弟!”高鹤质问道。

      高家主面色有些动容了。

      陈步眉头拧在一起。

      他看得出来,其实高家主这个时候也非常纠结。

      高鹤说的不错。

      他毕竟是高家主的亲弟弟,而自己,不过只是一个外人而已。

      更何况,高鹤虽然有暗害自己的心,可自己到底是没死的。

      高家主,真的能够狠下心因为这件事情将高鹤置于死地吗?

      不过,陈步心里也已经盘算好了。

      就算高家主这边没有杀了高通和高鹤父子俩,自己也会亲自动手。

      这是他答应了杨家的事情,既然说了就肯定得做到,不然还怎么在江湖上混啊?

      咳咳,混不混其实不重要,主要是,自己要是没做好这件事情,以后看到杨三甲就真的抬不起头来了。

      高武可能也看出自己父亲有些动摇,赶紧说道:“爸,你别听他的!先生可是我们高家的贵客!什么兄弟情!高通不也是我的弟弟吗?但是这些年来,他们处处想要置我于死地!那个时候怎么不说什么兄弟情了?”

      “行了,我知道,你闭嘴!”高家主不满道。

      高武抽了抽鼻子,只好暂时退到一边。

      高鹤还是了解高家主的。

      看高家主现在的脸色,他就知道自己现在的策略是对的。

      事到如今,别的方法肯定都没什么用了,最好的方法,就是打感情牌,虽然这样的招数显得有些幼稚,可没办法,高家主的性格和高武就有些相像,有的时候就是吃软不吃硬,打感情牌效果现在看着也不错!

      “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发誓,这样的事情,我以后再也不会做了,您就看在昔日的情分上,给我一个认错的机会吧!”高鹤到底是个演技派,陈步看着都有些服气,这说着说着,眼泪就真的下来了。

      高通也赶紧说道:“家主,我爸说的没错啊!陈先生只是一个外人,我爸才是你的亲兄弟啊!你今天若是因为一个外人,处置了我的父亲,那高家上上下下的人会怎么想,他们会怎么看待您?”

      “高通,你给老子闭嘴!”高武怒道。

      高家主叹了口气,看着高鹤,又问道:“你可真是糊涂啊!说说,你为什么要对陈先生下手?是不是高通给你出的主意?”

      “不是,不是!”俗话说,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不管高鹤这个人人品如何,可虎毒不食子啊!关键时刻,他肯定会将所有的罪过揽在自己身上,“这都是我一个人的主意,和高通没有半点关系!还请家主明察秋毫!”

      高通低着头,也不敢吭声。

      高鹤看了自己儿子一眼,心中幽幽叹了口气,虽然他也觉得,高通这个时候保持沉默才是最明智的选择,可是这心里始终觉得有些不对劲。

      “哼,狡辩!”高家主冷笑,“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相信了?”

      “家主,我说的也都是事实啊!”高鹤赶紧说道。

      “那你倒是说说看,为什么有害陈先生的心?”

      高鹤眼珠子转了转,很快就想到了说辞,赶紧说:“家主,不管怎么说,高通都是我的孩子,高武年少无知,并且心思单纯,被奸人蒙蔽情有可原,这陈步也不知道是从哪冒出来的,一再蛊惑高武,甚至还将高通和五毒门的人联系在一起!我是气不过,这才想着先将这个姓陈的狗贼给杀了!”

      “你放屁!”高武气的跳脚大骂,“你儿子本来就是和五毒门的人串通一气想要害死我!”

      高鹤面无表情。

      高家主皱起眉头。

      这么听着,高鹤刚才的说话,确实是站得住脚。

      可站得住脚,不代表就是对的。

      胡搅也有三分理。

      高家主看了眼陈步,有些头疼了。

      他当然也知道高鹤现在是在胡说八道。

      但是这么一时半会的,他又想不到一句反驳的话。

      陈步咳嗽了一声,说道:“高家主,我相信二爷说的话。”

      “嗯?”高家主一愣。

      “先生!”高武已经有些着急了。

      陈步不动声色,继续说道:“既然这都是二爷一个人的主意,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是我认为,二爷不得不死!”

      高家主眼神微敛,高鹤却面色大变。

      “贼子!你说什么!”

      陈步看了他一眼,冷笑一声。

      “高家主,总不能因为我没有死,就意味着二爷无罪吧?我没事,那是我的本事,他确确实实想要弄死我也是事实。”陈步说道,“而且,敢问家主,我陈步到底帮助高武,是对是错?”

      “当然是对的。”高家主想也没想说道。

      “所以说,外界都说,高家主广纳贤士,求贤若渴,若是今日,二爷想要杀我,却是无罪,外界如何看待高家?又有几位有志之士还敢来高家一展抱负?别人只会说,高家主过于偏袒,为高家效力的外人,都有生命危险,这岂不是要对高家的未来造成非常严重的影响?”

      高家主下意识点点头。

      虽然他知道,陈步这么说只是为了针对高鹤。

      但是这么一听,他觉得陈步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家主!哥!我再也不敢了!还请饶命,饶命啊!”高鹤心里气的恨不得将陈步剥皮抽筋,可眼下哪里还是计较这些的时候,他脑子里就想着一件事情,那就是保住自己的小命!

      陈步又说道:“如果,这还不足以让高鹤赴死的话,再加上一条包庇儿子勾结五毒门的罪名,他是不是就必死无疑了?”

      高鹤怒斥:“你放屁!我们和五毒门没有关系!这件事情不是已经过去了吗?”

      “过去了?谁说的?”陈步冷笑道,“你啊你,要是将罪名全部推倒高通身上,或许还能活下来,但是你非得大包大揽,你以为这么一来,高通就能活了?可笑!赶尽不杀绝,日后穿小鞋!高武,记住这句话!”

      高武一愣,下意识点了点头。

      “好了,请梅德黑上来吧。”陈步扭过脸,对张道奇说道。

      高鹤和高通一屁股摔在地上,面色苍白!

      高武走到高通跟前,伸出手,拍了拍他肩膀。

      高通转过脸,看着对方脸上的笑,心脏一阵抽搐。

      “嗨起来呀,朋友?”高武笑呵呵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