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八百二十一章 瓶
    第二天清早,几架马车便从军营出发,载着老者跟十数个少年人前往位于泰州飞霞山的七玄门总堂。

    “七玄门,是我们泰州的名门大派……”一路上,一个看着貌似老者跟班模样的中年人,喋喋不休地跟这群从难民当中挑选出来青锐少年吹嘘着七玄门以及老者。

    老者独自一人坐在另一架马车里,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从中年人的描述中,他们也得知了,莫老是一个医道高手,同时也是是七玄门的客卿长老,专门负责处理门内的各种疑难杂症。

    来流民大营,主要也只是为了拿这些命贱如草的流民,去试验自己最近发明的新金创药效果如何。

    而这支所谓的“义军”,背后则是七玄门在支持,对朝廷腐烂程度的一次试探。

    看看这个朝廷,对地方到底还剩几分控制力。

    当然,后面都只是白墨从跟班的话里推断出来的。

    至于对方为什么心血来潮,突然要挑上几个人,这点倒是完全没有提到。

    ……

    昨天苦苦哀求带上自己弟弟的少年,此时两个人都缩在马车的角落。

    白墨只扫了一眼,便看出这所谓的“弟弟”,实际上是个“娣娣”,一个花费了不少心思在自污形象上的小女孩。

    蓬松混乱的头发,手脚到处都是的污迹,沾着煤灰的脸庞,看起来就是个标准的流浪乞丐。

    似乎发现自己正被人盯着,哪怕现在已经是在安全的马车上,兄妹两人也还是显得有些紧张。

    连日里在流民大营朝不保夕的生活,显然是给他们带来了深刻的影响。

    ……

    “这是我在流民里挑的几个苗子。”

    “莫老您请。”在总堂迎接一行人的王管事,顶着一副谄媚的笑容说道。

    “都给我过来,送到后面竹林客院。”管事很快招来一个小厮,将他们带到了客院。

    “明天日出,所有人在后山集中。”

    “是!”

    ……

    “跟外面的混乱相比,这里确实是世外桃源了。”白墨躺在这颇为清幽的房子里,慢慢地继续整理着属于仙尊的庞大记忆。

    他夺舍的这副凡人身体,对记忆信息的处理速度着实太慢。

    仙尊成千上万年的记忆,即便残魂中只带着其中的一部分,对凡人来说,仍然是堪比一整个图书馆的信息量。

    “这一世,我要做些什么?”一个问题,出现在白墨的脑海当中。

    当年身为魔阳仙尊,渡劫之时的阻道之人已经全被他打入轮回,虽然他最后也因为伤势过重一同陨落。

    哪怕是没有死透的,想还阳重来,恐怕也得恢复个成千上万年。

    “那就花些时间,找找所谓的,‘历史正文’?”白墨又一次把玩起了手上的玉佩。

    “……”

    思前想后,他暂时也只找到这么一个勉强算是目标的目标。

    至于七玄门也好,大乾也好,在曾经的万年仙尊的眼里,实在是没有太多的区别,区区一两百年历史的凡人组织,无异于朝生暮死的蜉蝣。

    ……

    第二天入门测试,在莫老的暗示下,全员都是走个过场就轻松过关,然后顺理成章地被分配到对方的门下。

    “一年内要是能将这五行诀炼到第四层,就能成为他的入室弟子,不然滚回去外门个杂役?”

    莫老给自己挑来的几人布置了一个任务,交给他们每人一本古书,还有几分药材然后便再次离开,看得几个临时徒弟一愣一愣的。

    这次他一消失就是几个月。

    ……

    “一年限期已经过去了六个月……我还只在第一层打转,要是没有了莫老的照应,以后跟妹妹的生活可就要难过多了。”韩宇每次心烦的时候,就会习惯性地在七玄门后山打转。

    当初他带着乔装的妹妹一起来到七玄门,难得过上了半年的安生日子。

    他们几个凭着莫大夫的照应,一直都是享受着内门核心弟子的福利。

    经过这段时间的了解,他可是很清楚,七玄门外门的杂役,一天少说得做五六个时辰的杂活,待遇还非常低。

    跟现在吃喝管够,什么事都不用做只要专心练功比,绝对是一个地一个天。

    “我不想失去现在的生活!”

    韩宇一股无名火起,用脚将一块地上石子模样的东西踢开发泄发泄。

    但这一脚下去,他发现自己似乎是踢到了铁板,疼得他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是什么?”

    等到疼痛感慢慢消退了一些以后,他才有心思扭头看看罪魁祸首的模样。

    一个半截埋在土里的小瓶。

    他好奇地将瓶子挖了出来,瓶子上沾满泥土,一点也看不出原本的模样。

    正当他还想再多看几眼的时候,突然眼前一黑,整个人便昏死了过去,小瓶也随之从手中滑落。

    不过就在小瓶快要再一次回归地面的刹那,一只手轻轻地将它从下方托住。

    白墨出现在了后山的重重树影之中。

    半年时间,他已经恢复到了接近筑基期的实力,至于神念更是可以跟金丹修士媲美。

    整个七玄门,每个人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白墨的眼里。

    韩宇的奇遇,引起了他的注意。

    “有点眼熟……”他随手招来一阵清风,沾在瓶上的泥土便自动自觉的脱落开来,露出瓶子的真身。

    “好像是光**尊的东西?”从那最后一战的记忆中翻查了好一会儿,白墨基本确认,这就是当初围攻自己的其中一人的本命法宝。

    说什么机缘巧合他是不信的,眼前这个被自己拍晕的家伙,十有八九是对方挑中,当成了复生的后手。

    像道尊这般等阶的人物,哪怕是打杀了他们在现世的一切存在,也极难清除光他们留下的所有痕迹。

    而任何的这样一道痕迹,都有可能成为他们复生的暗子。

    “都过去了。”

    白墨一手提着韩宇,一手拿着瓶子,消失在了后山当中。

    ……

    “我这是在哪里?刚刚发生什么事了?”韩宇最后的记忆,还停留在自己捡起瓶子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