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劫天运(养鬼为祸) > 第六千六百三十三章:共仇
    我看着寰宇至尊的表情,他双目中带着一抹平常心,自始至终都没有半点感情变化,想来姜舜华于他而言,也不过是万千刍狗之一,在他心目中,恐怕只有天地寰宇才是一,至于其他皆是碎的。

    “你若是想要回来,便回来便是了,可你留在这里,不是更好么?”寰宇至尊问道。

    姜舜华摇了摇头,苦叹道:“舜华等这一天很久了……一开始舜华看得很开,可后来……”

    “好吧,那就什么都不用说了,你回来便是了。”寰宇至尊比我想的答应得更爽快,他没有违背姜舜华,或者说他觉得这是一件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情了。

    “真的么……”但姜舜华听到这话,已经喜上眉梢了,心中的喜悦不言而喻。

    姜舜华帮了我太多了,她回归自己想要去的地方,我其实是支持的,只是心中颇多不舍罢了,既然她如此高兴,我也会替她高兴。

    “不过回来,却需要经过诸位仙尊所画领地,你恐怕还有一段崎岖之路要走,若不然,你留在这里,等到我将整个证道天重新归一的时候再回来?”寰宇至尊笑容中仿佛不掺杂质,但在我和三清、耀月那听起来却无比的刺耳,这意味着我们肯定是他吞噬的对象的。

    “不……舜华不能再留在这里了,舜华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被吞噬……会忍不住帮助他们……”姜舜华苦叹一声说道。

    我心中总算是好受了些,姜舜华不想与我们为敌,当然,她却也愿意为寰宇至尊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一切,仅仅这点就足见痴心一片,即便她只是一个器灵。

    寰宇至尊看向了耀月仙尊,问道:“耀月仙尊,不知道你可否行个方便借道让她返回?即便念头一行,亦有重重险阻。”

    “本仙尊……倒是没什么问题。”耀月仙尊淡淡的说道,她看了我一眼,发现我没有异议反而是松了口气。

    说通了耀月仙尊,寰宇至尊又看向了三清,问道:“玉清仙尊,太清仙尊,上清仙尊,是我这剑灵任性了,即便我们是战时,恐怕也还要借道领地度她一度,不知道三位可否给我这个面子?”

    “呵呵,既然知道是战时,还要我们给这面子?还要我们让你的器灵借道?以后好让你用其对付我们?想都不要想!若是敢借一念而来,我定吞之!”太清仙尊气得吹胡子瞪眼,一副不肯善罢甘休的表情。

    “你!”姜舜华气得瞪了太清仙尊一眼,但却被制止了接下去要骂的话。

    她其实也是和三清一个年代的存在,当然不会太给三清面子。

    “太清仙尊不借,倒也不妨事。”寰宇至尊淡淡一笑,转头看向了玉清仙尊和上清仙尊:“不知道两位仙尊可否借道让我的剑灵度过两位的领地?”

    玉清仙尊凝了下眉,一时之间老谋如他也不好作答了,而上清仙尊冷笑一声,说道:“便来试试好了,这面子怕也是要给的。”

    “呵呵,看来上清仙尊是不打算让我的器灵好好路过的,当年上清仙尊吞我从属念头,却也从未含糊,是么?”寰宇至尊笑容平静中带着一抹看透,这上清可不是省油的灯,不会跟你讲太多的规矩。

    玉清想了想,说道:“寰宇至尊,你也不必问本尊了,本尊与创世天不曾接壤,就算答应了,也无处让其借道的。”

    “嗯,即便如此,仍旧感谢玉清仙尊了。”寰宇至尊看向了一脸忧虑和纠结的姜舜华,说道:“怕是没有借道的法子了……”

    “可是主人……”姜舜华脸上写满了失望,眼泪在眼眶中不由打转,而寰宇至尊淡淡一笑,说道:“若是没有路,便开一条路便是了。”

    “什么……开一条路?”姜舜华惊讶的看着寰宇至尊,而别说是她了,就是我和三清、耀月仙尊此刻都愣了下,对方的话无异于平地惊雷。

    “你且在这先等等吧,我会让你有一条归来之路的。”寰宇至尊说完,伸手轻抚了姜舜华的头发,旋即面对我说道:“我知道即便是让你现在与我合而为一也阻隔重重,所以这一条路我为舜华开,也为你而开,到了那时候我接舜华之时,便是你给我答复之刻,如何?”

    “什么意思?你想要做什么?”我不由心中一滞,绞尽脑汁去想他到底会怎么做。

    “难道……”玉清仙尊惊了一下,但旋即他忽然凝眉说道:“不可能,你想要从六道天或者天道天借道?突破那儿比突破我们三清这里不知要难凡几!”

    “呵呵,不愧是玉清仙尊,只是一瞬之间便已经想到了我的目的,不过难不难,我并不在意,因为变数不是仍然有很多么?如创世仙尊,此刻不正和六道至尊进行天道战?此刻我不取道于此,又何处取道呢?”寰宇至尊笑了起来,旋即看向了姜舜华,说道:“舜华,你且先留在创世仙尊这儿等我,待我将此道打通,你便可无碍而来。”

    “嗯……那主人小心一些,舜华一定等你。”姜舜华对寰宇至尊既是尊敬又是乖巧,这样的大美人表现得如此纯情,确实会让所有男人不是滋味。

    当然,对我而言杀伤力远不如这寰宇至尊说要打天道天和六道天的主意。

    “你真要打六道天!?”我忍不住问道。

    “怎么?难道创世仙尊对这个也有意见?如果此刻我猜地不错,你与六道至尊之间怕是不是‘有些矛盾’这么简单吧?既然她对你施以天道战,你也在这阵营中混不下去了,反倒我与你之间才是亲近,你我就该内外合击于六道天,不但解你之围,也会让我获得破局之机,不是么?”寰宇至尊笑道。

    “然后让你加速把我吞了?你打得可真不是如意算盘了,你这是白日做梦!”我冷冷说道,再怎么说,我也不可能跟他合二为一,即便这六道至尊和我有不共戴天之仇,何况还没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