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要做驸马 > 第三百三十三章 被坑死的朱允炆
    时过中午,雪花却越下越大,道路与屋顶很快就被一片雪白覆盖,不过秦淮河水却还没有结冰,雪花落到河水之中也很快消融不见,反而使得河水显得更加的清澈。

    一辆马车缓缓的来到河边的码头,随着几声咳嗽,黄子澄在一个书僮的搀扶下走下马车,只见他现在一身便服,脸上也带着几分憔悴和美容,因为天气骤降,他也感染了风寒,不过朝廷那边催的很急,所以他今天就要离京去松江赴任。

    黄子澄下车后看了看空荡荡的码头,以及身后巍峨的金陵城,他也不由得叹了口气,今天他离京没有告诉任何人,不过以他的估计,就算他通知了以前那些亲朋好友,恐怕能来送行的也没有几个,毕竟现在朱允炆被贬凤阳,他也从高位跌落,京城中人人都对他避之不及,更别说来送行了。

    想到眼下的局面,黄子澄也不由得叹了口气,他做梦也没想到朱允炆会输的这么惨,而且还连累了自己这些人,他堂堂一个太常寺卿,现在却被贬到松江做一个小小的提举,而且还是有名无实,整个市舶司都需要他从头开始设立。

    不过这次的打击虽然很大,但黄子澄并不甘心,这段时间他也一直考虑着如何帮着朱允炆翻盘的事,可是思来想去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更加糟糕的是,朱允炆上次回皇宫后就被关了禁闭,他也一直没有机会再见对方,更别说和对方商量这件事了。

    “老爷,天色不早了,行李也送到船上了,咱们是不是现在就走?”正在这时,忽然只见书僮快步走过来向黄子澄询问道。

    黄子澄闻言也从沉思中清醒过来,只见他抬头看了一下码头上的客船,随后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背后的金陵城,这才点头道:“上船!”

    黄子澄说完迈步就向客船走去,不过就在他刚来到船边,却忽然只听背后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紧接着就听一个熟悉的声音叫道:“黄先生留步!”

    听到背后的声音,黄子澄也全身一震,随即猛然转身,当看到骑马飞奔而来的朱允炆时,他也不由得激动的热泪盈眶高叫道:“殿下!”

    朱允炆飞身下马,然后快步几步来到黄子澄面前,神情也十分激动的道:“黄先生,都怪我不好,连累了先生!”

    “殿下万不可如此想,这次只是意外,谁也无法预料,倒是殿下一定要保重身体啊!”黄子澄打量着朱允炆削瘦的脸庞也不由得再次开口道,只见朱允炆整整瘦了好几圈,整个人也憔悴无比,脸色比他这个病人似乎还要难看。

    “黄先生我……我……”朱允炆听到黄子澄在这时还不忘叮嘱自己保重身体,当下也激动的哽咽起来,内心的的委屈似乎也一下子爆发出来,最后竟然一头扎进黄子澄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黄子澄虽然与朱允炆平时十分亲密,但朱允炆的言行举止一向有礼有节,这也是他一次在自己面前失态,这让黄子澄也愣了一下,随后这才拍着对方的后背低声安慰了起来。

    朱允炆哭了好一会儿,最后这才慢慢的冷静下来,黄子澄这时也再次开口道:“殿下,一次的失败并不算什么,而且这次您也只是运气不好,所以才让对方占了便宜,千万不要因此一蹶不振,否则只会让对方更加得意!”

    朱允炆这时也冷静下来,只见他站直身子道:“先生教诲的是,我也知道自己不能因一次打击就倒地不起,只是这段时间我却无比迷茫,而且后天我也要动身去凤阳,恐怕日后很难有翻身之日了!”

    朱允炆说到最后时,眼泪也再次不争气的涌出来,他一向都是个十分骄傲的人,可是这次的打击却将他的骄傲彻底击碎,甚至让他有种无所适从之感,根本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殿下错了,此次您去凤阳,我反而觉得这是一个更好的机会!”黄子澄却忽然正色道。

    “机会?”朱允炆闻言也瞪大眼睛,一脸都是不解的神色。

    “不错,殿下不要忘了,当初陛下培养太子之时,也曾经让太子在凤阳居住数年,另外还有燕王、周王等人,也全都在凤阳住过,所以这次您去凤阳,反而更像是陛下对您的考验!”黄子澄面色坚定的道。

    黄子澄能高中进士,而且还一步步登上三品大官的高位,自然也不是个蠢人,他知道朱允炆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鼓励,以此让他重新树立起信心,所以才会故意曲解老朱的意思。

    “真的吗,皇爷爷真的是对我的考验?”朱允炆这时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当然,殿下您从小就熟读经子百家,无论哪一方面都比广泽郡王要强得多,这次就算大意输了一次,也并不会影响殿下在陛下与太子心中的地位,只不过殿下以前太顺了,从来没有受过挫折,这对殿下并不是什么好事,所以陛下才会故意给殿下一些考验,只要殿下表现优异,日后必定会重新被陛下召到身边!”黄子澄斩钉截铁的回答道。

    听到黄子澄的这些话,朱允炆也终于鼓起了几分信心,脸色也恢复了几分红润,当即挺直腰板道:“谢先生为我解惑,我会打起精神振作起来的,不过若我去了凤阳,都需要做些什么,还请先生指教!”

    “殿下什么都不要做,更不要有什么反常的举动,只需要安心读书即可,并且保持每隔一段时间给陛下和太子写信,禀报一下自己读了那些书,有什么心得之类的,让陛下与太子知道您的存在,只要熬过了这一年,日后殿下还有的是机会!”黄子澄再次回答道。

    如果李节在这里听到黄子澄的这些话,肯定会高兴的大笑三声,因为这家伙简直比狗头军师还不如,朱允炆被贬凤阳,其实也并非真的没有机会,只要他向朱标学习就行了。

    当初老朱之所以让朱标等几兄弟去凤阳,其实主要是让他们接触一下底层的百姓,了解一下民间的疾苦,只有这样,日后才能更好的施政,而朱标也是这样做的,事实上在凤阳的那几年,对朱标的影响极大,到现在朱标都经常和李节提起当年在凤阳的所见所闻。

    如果朱允炆真的学着朱标那样,在凤阳放下皇孙的架子,去真正的接触民间的百姓,以他的聪慧,恐怕很快就会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输给朱允熥,如果他能知耻而后勇,日后未必没有与朱允熥一争长短的机会。

    然而黄子澄却只知道让朱允炆认真读书,估计在他的认知中,书中有世间的一切,只要朱允炆读懂了书,也就懂得了世间的一切道理,然而他却不知道,书中的道理还是要结合实际,才能真正的发挥作用,否则就是死读书,历史上的朱允炆就是被他这么坑死的。

    不过朱允炆却对黄子澄的话坚信无比,这也断掉了他最后的一丝希望,最后师徒二人站在雪中聊了许久,直到雪越下越大时,朱允炆这才依依不舍的送黄子澄登船离开,自己也站在岸边挥手告别,哪怕船只已经消失在河道中,他也依然站在岸边久久没有离开。

    两天之后,朱允炆也启程去了凤阳,他走的时候再次下起了大雪,地面的积雪竟然足的一尺厚,天气也格外的寒冷,甚至长江都有结冰的迹象,也就在这个寒冷的冬天,一支远道而来的旅人却冒着风雪来到了金陵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