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十绝山 > 第二十九章 武痴玄秘-2:将军之忧
    卫青漠南大捷和官拜大将军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朝野江湖,被灰衣老者所布之局颇为伤脑的翁锐,在高兴之余,忽然脑洞大开,说他想回长安见见这位师兄。

    翁锐的理由很简单,这灰衣老者所布之局已经明显的牵扯到了南越小朝廷,并且有自立谋反的迹象,这对大汉来说可是军国大事,不是他这种江湖门派所能左右的事情,但到了卫青这样的大将军手上,可能会有出其不意的效果也说不定。

    天枢老人和曾禔也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想法,何况他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过卫青了,对于这名弟子能有今日之功,他们也是由衷的感到高兴,由翁锐去看看的卫青的情况确实也是不错。

    卫青的当下声威也影响到了孙庸,对这位师兄能立此旷世之功他是真心的钦佩,心中也有同往的想法,但他和龙玉还要关注星枢子和儿子孙珏的消息,只好遗憾作罢。

    孙珏不在,家里只有孙玥一个小孩,这次翁娴到来,两个小姐妹在一起玩的不亦乐乎,暂时忘掉了哥哥被掳的恐惧和孤单。

    这一切所有的大人都看在眼里,曾禔建议把翁娴留在八公山,翁锐和朱玉当然高兴了,在他们看来,这江湖上已经没有比这里更安全的地方了。

    翁锐和朱玉两人辞别师父师娘,辞别孙庸和龙玉,骑马奔长安而去。

    因为心中有事,到了长安翁锐其他地方都没顾上去,就先去了大将军府上,大将军夫人秦无双听说翁锐和朱玉来访,忙不叠的出来迎接,姐俩一见面,又搂又抱的,差点都失了礼数,还好有翁锐提醒,双方施过礼之后,秦无双赶紧延引翁锐夫妻二人正堂续话。

    尽管卫青现在已经是大将军了,这在朝中已是极高的位置,大将军府也不是当初卫青做侍中时娶秦无双过门的那个小院子了,虽说大了数倍,里面的仆佣、卫士也是增加了不少,但整体却还保持朴实、庄重的风格,没有京城那些王侯高官府邸的奢华锦绣,这可能和卫青的心性与低调有莫大的关系。

    “秦姐姐,我们祝贺师兄荣升大将军,这可是他从小就立定的宏愿啊!”翁锐道。

    “嗨,可别说这些了,”秦无双道,“他是成了大将军了,可我这些天却是忙坏了,每天都有不少人前来祝贺,这接待的事就挺烦人的。”

    秦无双虽如此说,但脸上的笑容还是说明他对现在的状况很受用的。

    “秦姐姐,您现在可是大将军夫人,就偷偷乐吧,嘻嘻。”朱玉笑道。

    “我说玉儿你个小妮子,到现在还调笑我,”秦无双道,“以前没做大将军的时候,连我都每天想让他做个大将军,但现在我只是想安安稳稳就好。”

    “现在师兄是国之重臣,不是他想安稳就能安稳的,呵呵。”翁锐笑道。

    “对了,秦姐姐,卫大哥怎么不在?”朱玉道。

    “嗨,他这次回来还没有几天,陛下几乎天天召见,这不,今天又进宫见陛下去了。”秦无双道。

    “看来这卫大哥现在是真忙了。”朱玉叹道。

    “陛下的事情都是大事,其他的事情我看他也是瞎忙,”秦无双道,“你们再耐心等一下,往日这个时候他也该回来了。”

    “翁师弟!翁师弟!”

    秦无双话音刚落,一个宏厚有力的声音就在院里响起,翁锐赶紧起身迎了出去,但见卫青一身软装官服,急急赶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名十五六岁英俊威武的少年。

    “翁锐拜见师兄!”

    “玉儿拜见卫大将军!”

    翁锐和朱玉深施一礼,卫青连忙还礼,并道:“师弟和玉儿妹妹不必多礼,你们来我太高兴了。”

    卫青转身就把那位少年拉到跟前,指着翁朱二人给他们介绍道:“这就是我常给你说的我的师弟,现在的天工门门主翁锐翁叔叔,这位就是被称为江湖医毒小神女的朱玉朱婶婶,他是我的外甥霍去病,是我二姐的孩子。”

    英俊少年霍去病赶紧深施一礼:“霍去病拜见翁门主、翁夫人。”

    天工门在江湖多大的名声,卫青这个大将军恐怕也不能夺其光彩,霍去病还是非常懂礼数,以门主和夫人之礼见之。

    “不必多礼,”翁锐上前扶住霍去病,“我看你还是叫叔叔婶婶更亲热些,哈哈。”

    “谢谢叔叔婶婶。”霍去病的小嘴巴很甜。

    “师弟,我们快进去说话!”

    “师兄请!”

    卫翁二人客气着重新进入正堂,分宾主坐定。

    “师兄,祝贺你荣立奇功,终于成为大将军,这可是你年少时就有的夙愿啊!”翁锐感慨道。

    “师弟你过誉了,”卫青道,“今日能做这个大将军,都是陛下的恩德,那些许小功真的不足挂齿。”

    “这哪是什么小功啊,”朱玉也兴奋道,“我都听说了,匈奴的右贤王都差点被你抓住了,他们这股势力几乎被你们连窝端了,这可是从来都没有过的大胜利啊。”

    “这不还是让右贤王给跑了吗,呵呵。”为情遗憾地笑笑。

    “你们俩可别再夸他了,”秦无双笑道,“再夸啊他都要晕过去了,呵呵。”

    “嗨,师弟和玉儿夸我倒不至于晕过去,但这两天这迎来送往的客套真的要晕过去了,”卫青道,“不过师弟你放心,我已经吩咐过了,这两天我谁都不接待,就在家陪你。”

    “卫大哥,连陛下召你也不去吗?嘻嘻。”朱玉逗他道。

    “陛下召见当然是要去的,”卫青道,“那可是要杀头的。”

    “我以为你做了大将军就天不怕地不怕了,原来也有人可以管住你啊,哈哈。”

    朱玉看见卫青提到陛下一脸肃然的样子不由哈哈大笑,江湖之人,自然对这朝廷的事情看的比较淡。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分君之忧,”卫青正色道,“大将军再大,也是陛下的臣子,自然不敢有半点懈怠。”

    “玉儿,这些话可不能随便说的,呵呵,”翁锐觉得朱玉的玩笑开得有点大了,就赶紧转移话题,“师兄,我听师姐讲您回来这几天吗,每日都要进宫,是不是陛下有要事相商啊?”

    “噢,那倒没有,”卫青道,“这次出师凯旋,陛下非常高兴,封赏了很多,这不,今天去又要加封三个儿子,我怎么推辞陛下都是不肯,最后还是下了诏书。”

    “这是好事呀,”朱玉道,“卫大哥你快说说,陛下都给我那三个侄儿封什么官了?”

    “唉,”卫青轻叹一声道,“陛下封卫伉为宜春侯,卫不疑为明安侯,就连尚在襁褓之中的卫登也被封为发干侯,每人都还有食邑若干。”

    “这陛下封赏,师兄为何叹气?”翁锐道。

    “我奉命出征,陛下论功行赏当然是应该的,”卫青脸上显出一丝忧郁之色,“可这三个孩子还在幼年,一个还在襁褓之中,对朝廷没有寸功,让他们封侯食邑,我实在不敢领受。”

    “师兄是怕有人说闲话?”翁锐道。

    “这朝堂之上不比江湖,”卫青道,“虽然陛下恩德齐天,但我们自己也不能侍功自傲,更不敢借外戚关系博取赏赐,这人多嘴杂,说句闲话倒也罢了,就怕有些人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啥也不说,什么时候被人算计都不知道。”

    “呵呵,我看师兄这是官做得久了人也变谨慎了,”翁锐笑道,“既然皇帝陛下已经封赏,你就安心领受吧。”

    翁锐虽这样说,但他很清楚这朝堂之上的复杂与危险,就连江湖之上的各个门派之内也少不了这些,卫青能这样,说明他处理这种复杂关系的能力已经变得很老道了。

    “现在也只好如此了。”卫青喟然道。

    “我看你和去病这孩子一同进来,你该不是带他一起去面圣了吧?”翁锐一看卫青对宫廷之事如此小心,也就想再换一个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