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人到中年:青云直上 > 第419章 过河拆桥
    肖毅说:“那今天晚上我只能见机行事了,不能主动跟他说?”

    白宗俭说:“最好是这样,首先声明,我这样做是为你好,有时候做工作做出反面效果,你会很被动的。”

    肖毅点点头,他忽然问道:“你说该不该去政府那边?”

    也许是肖毅话题转移得太快,白宗俭一时怔住了,半天才绕过弯,说道:“这事你还没拿定主意?”

    肖毅说:“废话,如果我拿定了主意就不问你了。”

    白宗俭说:“如果我认为你该去我也早就明确表态了。”

    肖毅恍然明白了,难怪白宗俭不明说,原来是这个意思呀!是不是苏天鹏也是这个意思?还有谭青?他们是不是以自己的条件,都不该去政府上班?

    这时,白宗俭的电话响了,是汪义民打来的,他已经在滨海大酒店等他们了。

    肖毅和白宗俭刚走进滨海大酒店的前厅,就听后面有人叫道:“姐夫?姐夫,肖毅——”

    肖毅回过头,一看是前小舅子二子,正躲在大理石柱子后面冲他招手。

    他跟白宗俭说道:“白兄,你先上去,我说两句话。”

    白宗俭点点头,就上了电梯。

    肖毅走到二子跟前,讥笑着说道:“想不到你还在混,看来你是吃定这个酒店了。”

    二子拄着拐说:“我不是在吃定酒店,我是吃定那个姓王的王八蛋。”

    “他已经停职了,怎么,还在这里有长期住房?”

    二子说:“他虽然被停职了,但是他的房间没有退,不但没退,还又转移了地方,姐夫,这算不算他腐/败罪证。”

    肖毅说:“他只是银行一位高管,如果是他自己出钱开房间,就不算贪腐罪证,不过,假如他跟这个酒店有什么利益输送的话,就算,虽然他不是公/务员,但任何人利用职务之便侵占不当利益,都不应该。”

    儿子说:“这个我不知道,看来,还是姐夫你有主意。”

    “我说你小子别往我身上推,是你问我这算不算腐败的,我只是给解释什么叫腐……败而已。”

    二子说:“姐夫,我姐快生了,可是王辉居然连面都不露,他那个瘫老婆找到我家的事我跟你说了是吧?我就纳闷,你们银行怎么还留着这个人渣而不是将他开除?”

    肖毅说:“人渣?那是你给他的结论,法律上可是没有人渣这一说,也没有说人渣该负什么法律责任。”

    “法律上的事一是我不懂,二是我想抓他的把柄太难了,只能用这样的招儿盯着他。”

    “你天天在这盯梢,小心被他发现告你。”

    “你放心,我已经将这里的保安和服务员都收买了,不用天天盯着他,他来我才来。”

    “你的意思是说他在这里?”

    “是的,但就他一个人,没有发现女人进去。”

    “你还停留在搜集他的隐私这个水平上吗?你身边就有现成的例子,而且这个女人已经怀上了跟他非婚的孩子,还有比这个证据更有力的证据吗?结果怎么样,人家还不是该咋样就咋样?蠢!”

    说完,肖毅故意用鄙夷的眼神看了他一眼,随后走开。

    儿子傻愣愣地站在原地,半天都没回过神,自言自语地说道:“蠢?我蠢吗?”

    等他明白过来,想问个明白的时候,肖毅早就进了电梯。

    说来也巧,肖毅刚从电梯出来,碰巧看见李岚挽着何斌的胳膊从另一头的电梯里出来,他们先肖毅一步走出电梯,所以没看见后面的肖毅。

    肖毅看着李岚亲热地挽着何斌的胳膊,心想,这个李岚,还真是来得快去得快,他故意在他们身后咳嗽了一声。

    哪知,人家两口子就跟没听见一样,肖毅一时来气,大声说道:“我说你们两口子怎么回事,也太目中无人了吧,刚过了河就拆桥,也忒快了吧?”

    李岚和何斌回头一看,这才看见肖毅就在他们身后。

    李岚大大咧咧地说:“肖毅?你从哪儿冒出来?”

    “我从地下冒出来,刚冒出来就看见你们俩勾肩搭背的,这么大岁数也不嫌臊得慌。”

    “嗨,你这是什么话?”李岚天生的大嗓门,她说道:“谁规定岁数大的人就不许勾肩搭背了,我算想明白了,如果我不跟他勾搭,别人就会乘虚而入,我培养的老公,不能给别人培养了是不是,所以我决定,在我工作之外,我就当他的影子,工作之内的时间保证一小时查一次岗,绝不能离开我的视线范围。”

    肖毅不屑地说:“看你,把人家老何说成什么样了?好像离开你就胡作非为似的,老何,我对你表示同情和慰问。”

    肖毅说完,煞有介事地握住老何的手还晃了晃。

    老何好脾气地笑笑,说道:“这样好,我一度以为我在她心目中不占据位置,她下班需要捶背打洗脚水才想起我,闹了这么一出挺好的,我是因祸得福。”

    “老何,我说你是不是天生找虐型的?”

    “肖毅,你什么意思,当着我的面就挑拨我们俩的关系,还说我们过河拆桥,就你桥,早就应该拆。”

    老何呵呵地看着他们笑。

    “老何,你这老婆可得好好管管,挺可恨的,对了,那个小会计怎么安排的?”最后这话他是凑到老何耳边说的。

    老何一梗脖子,说道:“开了,第二天就开了。”

    “财务的事没留什么后遗症吧?”

    老何理直气壮地说:“没有,什么都没有,我公司的财务干干净净,就一本账,谁愿查谁就查,从不偷税漏税,就这会计,白痴都能干。”

    “看把你牛的,你怎么不说给了小会计一笔遣散费?”

    “那是根据合同应该给的。”老何辩解道。

    肖毅说:“不管是遣散费还是什么费,破财免灾,男人四十一枝花,女人早就豆腐渣了,李岚,到了该有紧迫感的时候了……”

    肖毅的话没说完,李岚就抡起手里的包照着他的肩膀就打了一下,把肖毅疼得直咧嘴。

    老何在一边傻笑。

    李岚说:“我们还有客人,没工夫在这跟你练贫,走了。”

    李岚说完,故意又挽起老何的肩膀,冲他撇撇嘴就走了。

    肖毅揉着被打疼的肩膀,不由地笑了。

    【作者题外话】:第一章奉上,请大家多多为本书投票,谢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