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就是超级警察 > 805、勒福特王水
    “跨学科团队?”卢薇薇愣了愣神,不由分说道:“听名字感觉好厉害的样子,是不是不光有法医,还可以有其他警种和其他职业的人员一起参与?”

    刘法医微微点头:“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吧,因为我们江南市,在硅藻检测这方面,还是需要加强培训的,不然高川枫也就不会问出这么愚蠢的问题。”

    “呃。”忽然感觉自己躺中枪,高川枫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顾晨却是微微皱眉,试探的说道:“要组建这样一支跨学科团队,那必须要抽调骨干力量,团队成员肯定少不了要有学法医的,有学材料学的,有学化学的,有学生物的。”

    “对,你说的非常对。”刘法医完全赞成顾晨的意见,也是不由分说道:

    “有了这个跨学科团队,接下来,就是要重点攻克3个难题。”

    王警官不是很明白,求教着问道:“刘法医,能具体些吗?哪三个难题。”

    完成手上的阶段性检测后,刘法医回头说道:“首先就是要消解组织,保留硅藻的外壳。”

    “其次,需要把硅藻富集起来,第三就是过程防污染。”

    见众人低头思考,刘法医又道:“这些看似简单的步骤,其实要是在过程中操作不当,也是会出现很多问题的。”

    “就比如对于硅藻检测技术,这种研究并非刚起步,早在2003年,有关团队就购进了一台电子显微镜,用于溺死尸体中异形颗粒物的研究。”

    “他们利用尸体中的异物来判断死亡原因及地点,实验过程中,这些法医惊喜地发现,硅藻的实际应用效果更好,但也有缺陷。”

    “师傅,优点你就别说了,还是说说缺点吧。”法医助理高川枫也是有些迫不及待。

    刘法医瞥了他一眼,道:“如果说是缺点,那就是操作缺陷了。”

    “操作缺陷?”高川枫一呆,赶紧皱皱眉问道:“具体是指哪方面?”

    “在实际操作中,对于硅藻的检验技术效果,可能会不尽如人意。”顾晨接话说。

    刘法医微微点头:“没错,我说的操作缺陷就是指这个,因为效果是相对的。”

    卢薇薇若有所思,也是追问刘法医道:“按是为什么,原因何在?”

    “这个……”刘法医刚想开口,却是瞥了眼身边的顾晨,于是直接问顾晨道:“这个问题,顾晨,你有什么看法?”

    “我觉得是污染问题。”顾晨直接接话道:“污染是个大问题,还有就是检出率低,三是形成不了标准。”

    刘法医微微一笑:“顾晨,你继续说下去。”

    “是。”顾晨默默点头,也是在短暂沉默了几秒后,这才跟大家解释道:

    “可能对于这种检测,有名的老师傅能做出来,但他做可以,别人做不行,也就是说没有重复性。”

    “但是没有重复性的东西,只能叫经验,而不能叫科学。”

    “说的太好了。”刘法医非常赞同顾晨的看法,也是不由分说道:“就拿我自己来说吧,可能对于检测来说,凭借我自己丰富的检测经验,或许可以成功。”

    “但是如果,我是说如果,交给高川枫,还有其他助理去做。”

    “他们在经验方面,那肯定是不如我的,经验不足导致的后果就是检测不理想,达不到准确效果。”

    “所以这也就是顾晨所说的,没有重复性的东西,只能叫经验,而不能叫科学。”

    “可是要解决这个问题,其实我们也走了不少弯路。”

    “对。”顾晨也是感同身受,微微点头,道:“多年来,其实找硅藻最传统的方法……是从尸体中提取组织标本。”

    “提取之后,再使用混合酸消解组织,再进行离心、分离等一系列程序,最后提取制作成载玻片。”

    “但是结束之后,还要使用光学显微镜进行观察,最后才能从中寻找硅藻的踪迹。”

    顿了顿,顾晨又道:“可是这样一种传统的提取方式,存在很多的问题。”

    “因为传统的强酸消解法是敞开式的,消解过程中……存在强酸喷出灼伤人体的危险。”

    “而且强酸与检材在消解过程中,释放出的二氧化氮和恶臭气体,容易污染环境。”

    “还有这么多麻烦啊?”王警官压根听不懂顾晨在说些什么,毕竟这些已经超出自己的认知大纲了。

    顾晨却是微微点头,继续说道:“没错,是挺麻烦的,这也是弊端。”

    “而另外,传统消解一般需要重复多次离心后再制片观察,离心一次会损失约30%的硅藻,导致硅藻提取回收率低。”

    “此外,传统光学显微镜放大倍数有限,依靠人工寻找、分析工作强度大,且对于微型硅藻,容易出现漏检,或者无法准确鉴定其种属的情况。”

    “但是硅藻的特性,却决定了它仍是溺
805、勒福特王水(第1/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