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的人生能无限读档 > 第638章:天伦之乐
    从董悦和刘畅的婚礼上回来之后,刘华星觉得自己似乎有点厌世了,毕竟即便他真心对待别人也不一定能得到回报,还要被人家嫉妒。尽管这之后董悦酒醒了打电话过来给他们道歉了,表面上大家又是和和气气的,但刘华星对此事还是耿耿于怀。

    短时间内,他也不想去打理自己的人际关系,只想好好在家相妻教女。每天写写剧本,玩玩游戏,陪陪女儿和老婆,偶尔全家人一起吃个饭,也不失为一种乐趣。

    别人怎么去看他,内心里又图他什么,他都不想再管。只有自己的家人是值得信任的,他们永远都不会背叛他……

    “小草莓!你这个叛徒!”刘华星这天早上打开电脑后就气愤的跑到一楼,掐住了杨潇潇的小耳朵质问道,“你是不是把我的九星武器丢十星然后碎掉了!?”

    “哎呀,那我不是想帮你上十星吗?”杨潇潇委屈的拍开了他的手说。

    “你知不知道这个武器价值二十万!?是我买来的!”刘华星揉着她的小脸蛋没好气道。

    “咕……可是如果成功了的话就值两百万了。”杨潇潇反驳道。

    “那是因为只有百分之五的成功率!”刘华星在她屁股上拍了一把,“还敢顶嘴!”

    “好嘛,我知道错了。”杨潇潇揉着屁股被打到的地方咕哝道,然后把边上的刘雨溪抱在怀里当挡箭牌,“你看好你爸爸欺负我的样子,记住,他以后也会这样欺负你……”

    刘雨溪扭头看了看刘华星,漂亮的大眼睛眨巴了一下,满满的呆萌。

    “才不会,爸爸永远都不会欺负小蜜桃的。来爸爸这里。”刘华星立刻笑着向刘雨溪张开了手笑道,刘雨溪抿嘴笑了起来,向刘华星伸出了手。

    “不行!不要信他!”杨潇潇把刘雨溪往回拽了一点,“他以前也是这么骗我的。”

    “哎哟,好啦好啦,打痛了?帮你揉揉好吧?”刘华星回道,在她漂亮的小屁股上揉了起来,一边唏嘘着:“啧啧啧,这个弹性。我家小草莓,二十六岁的人,十六岁的屁股。”

    “啧!什么意思?”杨潇潇不满的瞪了他一眼,“别的地方也是十六岁!”

    “有破腚!”刘华星抓住机会在杨潇潇屁股上捏了一下,然后趁杨潇潇尖叫的机会把刘雨溪抱进怀里,向外跑去:“小蜜桃,走,我们出去看毛毛了!”

    刘雨溪发出一声欢快的笑声,抱紧了刘华星的脖子,杨潇潇从后面跟了出来。

    “你不要瞎教孩子,那是‘破绽’!”杨潇潇揉着屁股在他腰上戳了一下没好气道,刘华星摸着刚才掐的地方调侃道:“那不是一语双关吗?你和我的默契变差了哦?”

    “才没有……我知道你的意思,只是不想让孩子念错了。”杨潇潇靠在他肩膀上笑道,而刘华星则是把刘雨溪放在了地上,刘雨溪立刻向院子里的橙子跑了过去。

    趴在地上睡觉的橙子见状站起身抖了抖毛,压低身形伸了个懒腰,然后摇头晃脑的向刘雨溪迎了上去。刘雨溪一把抱住了橙子,一脸幸福的把脸埋在了橙子的肚子上。

    橙子小心翼翼的站在原地不敢动,只是轻轻摇着尾巴,任由刘雨溪抱着它。

    杨潇潇忍不住感叹道:“哦——这一幕好温馨哦,如果郝倩在她肯定会拍下来的。”

    “那我来拍。”刘华星笑道,举起手机拍了一张,“咱们一家三口的时间。”

    “呜……汪!”橙子冲他吼了一声,刘华星改口道:“哦哦,四口四口。”

    椰子凑过来在他脚边蹭了蹭,然后抬头看着他奶里奶气的“喵呜”了一声。

    “五口,五口!行了吧?!”刘华星没好气道,搂紧了杨潇潇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但刘华星虽然人在家里,公务却没停过。流浪动物之家仍然在运作,虽然每个月也还是在亏损,但有卢琪接手后情况其实一直在好转,亏损越来越少了。只能说卢琪那么多年的书没白读,有他发挥的舞台的话,他也可以做的很好,把流浪动物之家交给他运营是个正确选择。

    此外,郑智这群人也很好的保证了流浪动物之家的安全。他们其实就是在没法用正规手段解决问题时的“保险手段”,有的时候在社会上混就是需要这么一批人。

    撇开流浪动物之家,刘华星也还是在让何丽以他私人的名义去接济那些需要钱的人。比如上个月有一名意外烧伤的女童急缺手术费,刘华星就让何丽送去了二十万。而前不久有一名遭受继父家暴而重伤的小女孩,刘华星也是将她的医药费都包了下来。

    “希望我做的这一切,能让你长大后在需要帮助的时候也能得到帮助。”刘华星在刘雨溪身边蹲下,将她抱进了怀里,“这样爸爸就算不在你身边,也能用别的方式保护你。”

    “爸爸。”刘雨溪松开了橙子,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我爱你……”

    这是刘雨溪第一次说出了一句完整的“我爱你”,刘华星的眼泪都差点下来了。

    “爸爸也爱你。”刘华星柔声道:“希望我的宝贝在大家的祝福中健康快乐的成长,不需要你做出什么伟大的事,平平安安,幸福的过完一辈子就好。”

    “真是……你干嘛呢老公?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杨潇潇微微皱眉道,橙子扭过头来在刘华星脸上舔了一下,刘华星搓了搓它的狗头,然后牵着刘雨溪向杨潇潇走去,“好啦,我们去欺负妈妈。”

    “哎!”杨潇潇警惕的后退了一步问,“你要干嘛?”

    “当然要,老实的偿还你碎了我武器的债吧。”刘华星没好气道,然后低头看着刘雨溪笑道,“小蜜桃,你想不想要个弟弟啊?”

    “不要脸!居然问孩子这种问题!”杨潇潇气愤的说,刘雨溪欢快的拍了拍手:“要!”

    “爸爸这就给你造!”刘华星点了点头,然后一把将杨潇潇扛在肩膀上进了屋。

    一家人疯闹了一番后,刘华星右手搂着杨潇潇的肩膀,左手抱着刘雨溪,橙子靠在他脚边,而椰子在他面前的桌上舔毛,一家人其乐融融的看着电影。

    “这大概就是天伦之乐吧。”刘华星叹了口气道,虽然看的是喜羊羊和灰太狼。

    因为雨溪年龄还小,太复杂的东西她也不太懂。

    刘华星也没想到,曾几何时他感叹着自己的童年有七龙珠、灌篮高手和圣斗士,但最终他的世界还是被喜羊羊和熊大侵占了。

    “果然还是家人好……”杨潇潇心满意足的叹道,刘华星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

    日子慢慢过去,过完年之后回过神来就已经是三月份了。这段时间刘华星也经常去猫屋里指点一下平台上的主播,而且也确实给自己的娱乐公司签了几个主播。主要是为了扩充一下公司的艺人数量,否则经纪人比艺人还多未免有些奇怪。

    这个噱头也是吸引了大量的文娱主播进驻,猫屋平台的人气一日比一日高。

    相对应的,狗舍的人气开始逐渐下滑。虽说郭志文用了一些小手段,比如将观看人数改成了“热度”来混淆视听,借以掩饰自家平台热度的下降。

    之前会显示观看人数,然而很快大家都意识到观看人数可以造假:一次比赛,三个平台的总观看人数居然高达三亿人,这简直就是笑话。

    毕竟这个游戏在国内都没有三亿玩家,然而却莫名其妙的有三亿人观看,这不明摆了是在人数上造假吗?但不管人数是不是造假,看的人少了也会体现出来。

    所以郭志文也是来了个掩耳盗铃,把观看人数改为了“热度”,只通过一个特殊的公式计算主播的热度,这样一来投资者就看不出他狗舍的流量下降了。

    然而这种行为终究只是徒劳,即便热度看起来提升了,但流量是高是低,广告商还能不清楚吗?表面上一百万的热度,下载游戏、买东西的人才几十个?人家广告商又不是傻子,广告效果越来越差,人家自然去跟别人合作了。

    眼瞅着狗舍的境况是一天不如一天了,狗舍的主播也是开始了跳槽。

    一方面大家都是利益至上,狗舍开不出合理的价格自然留不住主播。另一方面,狗舍平台现在对于暗本以及暗本工作室的做法也令人不齿,主播如果不是在别的地方没人要,谁还敢留在这呢?郭志文也是彻底成了热锅上的蚂蚁,急的茶不思饭不想。

    至于为何刘华星会知道……因为郭志文已经急的试图联络他了。

    当然,郭志文早就被刘华星拉入了黑名单,刘华星自己的手机是拒接未知号码的,目前要联络他必须通过他的经纪人何丽。而他已经交代了何丽,如果接到郭志文的电话就跟他打太极,反正就是不接。

    不管郭志文的目的为何,刘华星都不想知道,就算是来给他下跪道歉的,也先让郭志文急一段时间。距离他的电影上映还有三个月,一切都等电影上映后再说。

    目前电影也已经拍摄完毕了,正在进行后期剪辑和特效处理,之后还要宣传和在院线排片。

    而今天七七和北棠二人也是要从国外回来,刘华星作为她们的老板,还是要稍微尽尽老板责任的。虽然他在家里宅了这么长时间后很不想出门,但该做的还是要做的。所以这天,刘华星就让爸妈在家里看孩子,而他则是和杨潇潇一起开着车来机场接她们俩。

    北棠和七七姑且也算是公众人士,所以在这种场合都戴上口罩来遮掩的。

    刘华星和杨潇潇站在门口,看到两人拉着自己的行李箱和她们俩的经纪人一边闲聊着一边从机场内部出来了。她们俩脸上遮得严严实实,刘华星倒是没认出她们俩,但认出了她们俩的经纪人。

    “两位美女,赏个脸一起吃顿饭吗?”刘华星向她们挥了挥手笑道,北棠和七七两人发现了刘华星眼中浮现出一丝笑意,七七半开玩笑的调侃道:“抱歉,我们不和有老婆的男人约饭。”

    “没事,他老婆跟你们一起吃。”杨潇潇调侃道。

    “既然这样,那好吧。”北棠这才点了点头笑道。

    刘华星转向她们俩的经纪人,这女孩叫马茵茵,也是何丽从以前公司挖过来的人,专门负责北棠和七七两人的合作事务:“茵茵你也一起来吧,这段时间在国外辛苦了。”

    “嗯,谢谢老板。”马茵茵抿嘴一笑道,跟在了他们身后。刘华星和杨潇潇开着车带着她们三人来到了一家安静的餐厅给她们三人洗尘,当然是选的中餐馆。

    “啊,终于可以吃到正宗的中餐了……”北棠一脸陶醉的表情感叹道。

    “国外也有中餐馆吧?你们的伙食都是公司报销的啊,自己去找东西吃不就好了。这么大姑娘了,还不知道照顾自己吗?”刘华星托着下巴调侃道。

    “唉,国外的中餐好奇怪哦。”七七皱眉抱怨道,“虽然以前也有听说过,但真的吃起来才觉得奇怪。比如他们的干烧虾仁,居然给番茄酱。就好像……他们什么菜都要做的酸酸甜甜的才吃的下口,我真的受不了。”

    “真的是。”北棠说起来似乎也满腹怨气,“而且那些人就只吃那么几块肉,想吃点猪耳朵啊,鸡爪啊,肥肠啊,简直难如登天。找了半座城市都找不到……”

    “哼哼。”杨潇潇双手托着香腮笑了起来,“可是当地也有些好吃的吧?你们不是在德国拍吗?我听说德国可是有很多好吃的呢。”

    “是呀,可是德国人的饭量好大哦。”马茵茵苦笑道,“我们当时曾经看到一个男人一个人吃一整盘咸猪肘,好像一座肉山一般。我们一般都是三个人吃一个人的份。”

    “那拍摄呢?”刘华星又问道,给她们仨倒了些饮料,“工作上还算顺利吧?”

    “嗯,大家人都挺不错的。”北棠莞尔道,“就是在‘性’这方面……有点太开放,话也说的很直接,我们不太接受的了。不过总体上大家都很礼貌啦。”

    “那就好,尽快调整一下,也许这之后的电视剧也有你们的戏份呢。”刘华星笑着说,“不过下次再出国,我给你们雇几个随身保镖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