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请叫我超人吧 > 第一百七十四章 细火烧炭
    “头,人被唬住了,但却没打算放我们进去,这下要怎么办?”

    有队员凑过来询问。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凉拌掉他了!”

    黑甲盾卫兵拿下身后的黑盾,整个人就冲刺朝向铁门那边。

    只听得哐当一声,盾牌与铁门就狠狠碰撞在一起。

    矿场铁门扭曲变形,经不住这一下猛烈冲击,直挺挺倒了下去。

    看守军乱了起来,一些驽矢射向这边,却被跟进来的游击队精锐,轻易给挡了下来。

    结果不出意外,看守小型矿场的杂牌军,根本就挡不住五个萨卡兹精锐的进攻。

    很快,那些人就被五人组手中的盾牌拍得鼻青脸肿,七荤八素地被迫束手就擒,绑了起来!

    “接下来是公审,不对,应该叫纪律审核……”

    “头,这些人要怎么办?”

    队员指着眼神麻木的矿工问道。

    “按照纪律计划,他们还需要在这个矿场里呆着。”

    黑甲盾卫兵回答。

    “诶,不带回去吗?”

    “带回去,你养得起么?”

    黑甲盾卫兵反问,被问话的队员无言以对。

    的确,这回他们要袭击的矿场,并不是一个两个的事情。

    “搭个台子,把这里的人召集起来,准备宣读SB阁下,要我们讲的东西。”

    黑甲盾卫兵吩咐说道,就在这边准备依照纪律计划,按照流程执行下去的时候,在另外一些小型矿场里,却也发生了类似的纪律部队袭击事件。

    一群自称纪律监察部队的恶客上门,开门配合接受纪律检查的矿场还好说,但大多数不接受、不配合的私人矿场,里面的看守人,却免不了挨上一顿胖揍。

    然后被袭击者五花大绑起来,听似乎有着正规身份的袭击者,说明所谓的新政律法(塔露拉的那一套),以及遵守帝国纪律的必要性。

    。。。

    “强调纪律的做法,真的能减轻雪原矿场,对感染者的迫害么?”

    “应该会有效果,但我不能完全肯定,不过,只要做了,就能知道有没有成效!”

    吴克站在雪坡上,博卓卡斯替与他并立,除了被派去攻坚小矿场的人之外,他却也要带队做活。

    吴克的目标是第一批规划袭击的矿场里,最大的一座属于乌萨斯帝国的国家矿场。

    里面守军足有八百四十多人,感染者矿工多达五千余数,且都待在建造起来的坚城壁垒中。

    如果是换作其他人,哪怕是博卓卡斯替带队,攻坚起这样的大型矿场也会很困难。

    而离这里不远,还是北境部队的支部,如果这边出了情况,那边却是可以立马支援过来。

    支部的驻军有五六万之数,且还不是什么杂牌军,一旦被围住,怕是带来整支游击队的精锐,也得陷在这里,但这些对于吴克却不是什么问题。

    “老爷子,如果等下那矿场的主事人不信我的假身份,一旦我们发生冲突,你就在外面帮我拦截那些准备跑去求援的人!”

    “攻坚真的不需要我们么?”

    “不需要,我一个人能应付过来。

    而且,这也不一定会打起来。

    毕竟,这里是正规的国家矿场。

    里面的主事人,应该会比较相信纪律检查的这种事。”

    吴克拿出了伪造证件、伪造文书,又拿出了一件印有双头鹰乌萨斯国徽的衣袍披上。

    然后,博卓卡斯替就只见袍子被撑起,一对类似塔露拉的黑角从少年头顶长出,一条似模似样的鳞甲尾巴,从对方衣袍后面的洞口伸出来。

    这却是吴克用黑泥模拟出来的、这个世界的人特有的肢体器官,蠕动的黑泥慢慢凝固,接着在他脸上形成了一张晶体面具。

    “那么,我去和那边的矿场主事者商讨一下,检查矿场里头新政纪律遵守的事宜,你们且待在这里等我一下,没问题的话,就不要胡乱走动。”

    吴克离开了,留给后面的人一道有些深刻的背影。

    博卓卡斯替无言,被刚才对方头上突然长角、屁股后面突然长尾巴的情况给惊到了,这是什么源石技艺,亦或者,少年是什么种族的人?

    “砰~”

    还没等博卓卡斯替想出个所以然,大矿场那边却是发出了炮轰般的响声。

    。。。。

    由原始源石矿提炼后留下杂质打造而成、对很多源石技艺都有很强大防御能力的大门,直接被一只带着纯粹强大力量的拳头给打碎掉。

    一阵噼噼啪啪的打击,与痛呼哀嚎声音响起。

    一刻钟后,吴克提着已经变成猪头的矿场长官,拿着自己的假证、假文书到对方面前,认真询问对方:“现在,你还认为我的身份是假的么?”

    被打成猪头的矿场长官使劲摇了摇头,这闯入进来的家伙都把几百名士兵给打趴下了,还把他从士兵的保护中抓出来狠揍一顿。

    这样强大的家伙,在能轻易杀死他的情况下,又有什么理由跟他开这种身份上的玩笑呢?

    矿场长官直接就相信了对方纪律监察官的身份,尽管他在这之前从没听说过帝国有这样职位,但或许这是新出来的职位也说不定,只是他个人孤陋寡闻了而已。

    这个矿场甚至没有向北境支部进行求援,在被闯入进来的人打倒了他们的一群人、而且最高长官又被抓住打一顿后,他们便停歇了下来,在最高长官的命令下,积极配合了纪律监察员的工作。

    而这个国家矿场的情况,倒是比一些私人矿场的情况好多了,虽然也会有无端惩罚感染者的事情发生,但却很少会随意地处决掉感染者的情况。

    当然,这也并不意味着这里的感染者处境很好,事实上,高强度的工作量,才是这个大型矿场的感染者身上,最为真实的写照!

    。。。。

    雪原是个物资贫乏的地方,游击队的物资供给能力,注定了游击队在一定时间内,能够救助的感染者数量极其有限,并不能大规模地救助感染者。

    所以,纪律计划并不是为了直接救助一些矿场里的感染者,而是为了保证那些没被救出来的感染者,在被救出来之前,不会随意遭到迫害,先死在矿场里。

    吴克需要那些矿场,继续帮自己养着感染者矿工们,然后再在之后,一点点将那些矿场里面的感染者给救出,拉到游击队里、组织的外围势力上来。

    事实证明,他的计划执行得很成功,在针对各个矿场的实力安排纪律监察人员过去,实现以强打弱、握拳打点的情况下,大量的矿场遭受侵袭。

    在短短半个月内,活动在雪原上新政纪律部队的大名,就在各个矿场里传扬开来。

    。。。。

    很多矿场背后的贵族,在得到手底下人的汇报后,都感到了一些惊讶。

    而在经过对那个新政纪律部队的探听后,塔露拉这位没停下在北境这边活动的公爵之女,就落入到他们眼中。

    对方一次视察矿场,身边亲卫干掉两个违反纪律、还口无遮拦的看守军人之事,也不知道被谁传了出来。

    于是乎,大部分人都理解了,所谓的新政纪律部队,其实就是这位公爵家大小姐,不满帝国有些家伙不遵守明面纪律的事情,赌气而弄出来的势力。

    虽然,这个势力看起来稍微强了点,但在对方于一些公共场合,经常叫出自己身边的两名内卫耍把式,跟一些贵族身边的护卫交手,并轻易获得胜利后……

    嗯,对方再多几名内卫手下,似乎也没什么问题,而内卫有这种强大的实力,同样也不是不能理解。

    为了卖给公爵之女,塔露拉小姐面子,这些矿场受袭、却没遭受多大损失、顶多就是需要维持矿场运作的物资运输成本稍微提高了一些的贵族们,完全没把新政纪律部队当一回事。

    所以,在那些矿场于之后,被该换面貌、已经变成游击队的纪律部队打破,里面的感染者和物资都被洗劫一空时,这些人也没有发现这里面有什么不对。

    只是暗骂一声自己倒霉,而想要在雪原上找神出鬼没游击队的麻烦,却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有这个闲工夫,还不如再去弄一批矿工,把矿场重新开起来,更能及时止损。

    。。。。

    在暗地里,借名头做事、拉大旗当掩护,游击队的规模在逐渐膨胀。

    尽管,受限于雪原物资缺乏的问题,并没能像星火燎原一般地扩大出去,但却也像是细火烧炭一样,慢慢地将雪原上的冰冷驱散掉一些。

    “货来了!”

    一群狼耳朵驱赶雪狼,拉着沉重的货物,在一座冰山开凿出来的隧道中,与一些穿着银色服装的人做交易。

    这算是双重身份的雪原游击队,多出来的新物资来源路子。

    恩诺氏族的家伙,比原来雪原游击队背后的金主良心多了,至少一块没加工过的源石矿,可以换取等体积的三块杂粮面包,而不是被黑心剥削后的一块,并且,这还是在对方有得赚的前提下。

    “兵匪合作,果真是发财大计!”

    希博利尔有些感叹,似乎有点后悔没早点找到游击队,跟游击队进行合作。

    与游击队做矿石生意获得的利益,却是比在军队里当军人多多了。

    此刻,距离纪律计划执行,已经过去了一个月。

    “诺曼斯城的情况如何,一周前我们又袭击了一座属于那位子爵的私人矿场,对方有发飙么?”

    “对方当然有发飙,不过心思都在那些赃款上,特别是你又拿走了他放在庄园里的大金库!”

    “矿石在北境这边卖不出高价,而他丢的钱却是顶得上十数座被你们袭击的矿场。”

    “没办法,游击队照顾不了太多救出来的感染者,而想让他们离开,又不想让他们进一些黑工厂,我只能发多点遣散费,故而,我这边需要的现金流比较大,只能是找他拿一点点了。”

    看着少年有些尴尬的模样,希博利尔叹了口气:“那已经是五个亿点点了,你薅羊毛也不能这么怼着一个目标薅啊!”

    “可我并没有怼着他一个薅啊,诺曼斯城的其他黑心商人,我都跟他们拿了一点点。”

    希博利尔:“……”

    “难怪!”

    “怎么了?”

    “那边逼我们查案的力度加大,前两天那只佩洛估计是受不了压力,决定把这事丢给获得了特别源石能力的感染者窃贼身上……”

    “嗯?”

    “我过来见你其实就为了这事,塔露拉现在在北境上到处跑,帮纪律部队背锅背书,而诺曼斯却是不会顾及一个已经离开他的城市的公爵之女的面子。

    他的损失大到已经足以让他失去理智,哪怕那只佩洛给的信息不是真的,那位子爵却也需要一个发泄的目标。”

    “你是说,对方可能对感染者动手,还是包含矿场感染者在内的?”

    “不排除这个可能,毕竟,杀死一些感染者矿工,对于他这种身份的人来说,就是如同吃饭喝水一样正常的事情。

    而如果这能够帮他减轻压力的话,以我对诺曼斯子爵的了解,他确实不会在乎这么做。”

    “行吧,等下我就过去解决他。”

    显然,吴克也不在乎解决掉一个明显就是坏蛋的家伙。

    那位子爵为了节省名下矿场的生产成本,让矿场弄出抽黑签的事,可以被解决的坏蛋标签,却是摘不掉。

    “我觉得这不是个好办法,因为你如果要解决他的话,还要顺带解决剩下一票追脏款的人。”

    “那我就送那些人一起上路,反正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凡是被他薅过两次羊毛的人,都算是可杀可不杀的类型,问题只在于需不需要、有没有这个必要去解决他们。

    吴克现在的思维,与单人的时候有所不同,却是更偏向于团队的角度去思考问题。

    若放在第一次穿越的时候,那些人估计早就被中二过头的他给一拳打死了,哪会像现在这样放着薅羊毛,用他们的羊毛去解决困难者的问题。

    “你这太粗暴了,我这里倒是有个更好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