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仙魔同修 > 第4197章 叶小川的暗语
    叶小川说完,别有深意的凝视着云乞幽一眼,伸手抓了抓后脑勺,然后呵呵笑着,转身离开。

    独孤风月没发现叶小川与云乞幽之间的对话有什么问题,于是就跟着叶小川往海边走去。

    两人继续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

    独孤风月的话题仅限于自己,她绝对不会过问叶小川与南宫蝠之间的任何事情。

    看着叶小川与独孤风月远去,云乞幽的柳眉缓缓的皱起,一股怒意再一次的席卷心头。

    这个杀千刀的叶小川,亏自己还担心他是不是受到了南宫蝠的威胁。

    此刻南宫蝠并不在他的身边,还对自己说这些乱七八糟的话。

    难道这个男人连一点旧情都不念了吗?

    云乞幽委屈的要死。

    她气恼的走到了不远处一堆篝火前。

    海边的风很大,篝火周围就算围这石块墙壁,还是不断的有火苗从石块垒砌的缝隙中往外钻。

    云乞幽抓起一把沙土就砸向了篝火。

    忽然,她脑海里想起了叶小川转身前的动作。

    那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明显是另有所指才对。

    虽然云乞幽忘记了以前的事儿,但在西域,她也和叶小川相处过一段时间,她多多少少对叶小川还是有一些了解的。

    叶小川可以冒着生命危险去救只有一面之缘的龙天山,他绝对不会随意伤害一个人。

    更何况还是与他有婚约,在睡梦中不断呼唤名字的心爱女子。

    云乞幽立刻来了精神,回想着刚才叶小川说所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

    她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刚才的一切,包括叶小川的眼神中的细微变化,都宛如回放一般,在她的脑海中慢慢的重现。

    很快她就找到重点。

    叶小川说:“云仙子,有一些话,我一直想对你说,你可要听清楚了……”云乞幽确定这句话就是叶小川想要表达内心话语的开端。

    之后的话,就是叶小川想要传达给自己的。

    “进门皆是客,入门皆为宾。

    死泽之地是蝠儿的地盘,我不想你这个客人搞什么事情,会客之道在与客随主便,就算是俘虏,你也算是蝠儿的客人,出了死泽我不管,去哪里我也不管。

    你只要在这里安安静静待着,做好你一个客人该做的事儿即可,准确的给自己一个定位,背地里搞小动作可不是合格的客人啊……”云乞幽脑海里浮现出了叶小川最后一段话。

    她在心中不断的念叨着。

    也不知道念叨了多少遍,直到南宫蝠派人将叶小川带回帐篷之后,云乞幽突然猛的抬头。

    “进门……入门……死泽之地……”最后,她将叶小川每一句话开头的第一字连接起来,组成了一句话。

    “进入死,我会就你出去,你做好准背……”云乞幽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

    这些字中,有些字是谐音。

    叶小川想要表达的完整的意思就是:“进入死泽之地,我会救你出去,你做好准备。”

    忽然,冷峻了好几天的云乞幽的嘴角,慢慢的浮现出了一丝的笑意。

    她明白了为什么叶小川转身离开前,为什么要伸手摸一下脑袋。

    叶小川就是在暗示云乞幽,将他说的每一句话的头一个字连接起来。

    云乞幽的心情忽然好了起来。

    原来,叶小川这几日对自己的冷言冷语,都是装出来的。

    在他的心中,还是想着自己,念着自己,想救自己出去的!云乞幽笑着笑着,笑意便收敛。

    她此刻已经断定,自己心中的猜测是对的。

    表面上看似和谐无比的叶小川与南宫蝠,其实内里却是不为人知的一面。

    翌日,清晨。

    南宫蝠起的很早,她出了帐篷,私下询问了一下昨天晚上叶小川有没有与云乞幽私下见面,有没有眉来眼去。

    独孤风月道:“昨天晚上,他们就是在营地里偶遇了片刻,说了几句话便分开了。”

    南宫蝠道:“他们说了什么?”

    独孤风月道:“也没什么,就是叶公子说死泽这里是尊主的地方,尊主是主人,云仙子是客人,警告云仙子不要搞什么小动作,安安静静的当客人之类的。”

    南宫蝠似乎有些不信。

    昨天她将叶小川支开,一来是因为魔鬼湖的事情,她并不想让叶小川知晓。

    二来也是想看看,自己不在跟前时,叶小川会不会找云乞幽眉目传情。

    她知道叶小川对云乞幽余情未了,以为昨天晚上他们会说一些关怀的体己话。

    结果却出乎她的预料。

    叶小川什么柔情蜜意都没有对云乞幽说,竟然只是说了一些警告的话。

    自己用了这么多折磨人的手段,都没有让叶小川叶小川屈服自己,南宫蝠当然不会相信,短短的几天时间,叶小川就能将云乞幽忘记了。

    她总觉得其中肯定有些不可告人目的,让独孤风月仔细讲讲昨天晚上叶小川与云乞幽见面的细节。

    但是独孤风月当时见叶小川对云乞幽有些冷嘲热讽,而云乞幽说话也冷冰冰的,看起来两人之间的关系很差,又过去了一夜,她只记得大概的场景,叶小川说过的那些话,她也记不全了。

    叶小川说的那些话,必须要一字不差的连起来才能明白意思。

    此刻独孤风月讲诉的有些丢三落四的,南宫蝠就算再怎么聪明,也想不到话中隐藏着的秘密。

    帐篷外,南宫蝠与独孤风月在谈话。

    帐篷内,趴在毯子上的叶小川,也在和叶茶交流。

    叶茶道:“看样子今天南宫蝠就会率领她的手下离开这里,进入死泽。

    你既然想将云乞幽一起救走,那你最好找个机会私下告诉她,让她有个准备,才能方便行事。”

    叶小川道:“我昨天晚上不是提醒过她了吗?”

    叶茶道:“有吗?

    什么时候?

    我怎么不知道呢。”

    叶小川便将自己提醒云乞幽所用的方法,和叶茶说了一番。

    叶茶听完之后,一阵无语。

    半晌才道:“你这种毫无征兆、毫无人性的的提醒方式,连绝顶聪明的我,都给忽略了,你觉得你那个云乞幽,能明白你话中的意思吗?”

    叶小川心中道:“如果她还是我认识的那个云师姐,那她就一定能听懂我话中的意思。”